水利村消失的陸地,神龍擺尾的林邊溪。

現在的水利村古名叫做「放索」,「放索」一詞其實是源自於數百年前居住在此地的原住民族之聚落名稱─pangsoya,後來在清代的文獻中記載該社,便以中文譯音「放索社」為名,而後當地原住民馬卡道族人因為不斷移入的漢人壓力之故,約於19世紀初期舉族遷移,此後留在此地發展的漢人(或許亦有同化為漢人的馬卡道族人),沿用過去的「放索」之稱呼。

現在的水利其實不只有從過去就一直居住在「放索」的人,還有一部分是從鄰近的村落「蘆竹塭」移居過來的,這其實與林邊溪的改道有密切關聯。以前「放索」與「蘆竹塭」其實是兩個相鄰的村莊,根據陳錦超醫師寫撰寫刊登在林仔邊月刊的文章〈放索洪家〉描述:

洪天棋來港中里居住在「海埔後¹」,與佳冬鄉海埔僅一水溝之隔,非現今林邊溪之遙遙相對。不知在哪一年林邊溪神龍擺尾捨棄原有溪路,直衝現今之出海口。「海埔後」不見了,而有了「新打港」,林邊溪幾次的沖刷切割出海口愈刮愈大,洪家於是退居現在之古厝,一直到民國二年,林邊庄長發動庄民於林邊西岸築堤,林邊溪才穩定於現有之河道。

由此可知,林邊溪改道已經至少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據耆老所說,林邊溪以前的河道是穿過現在的光林村和水利村之間、田厝和崎峰之間的地域,而流入大鵬灣內,因此林邊水利和佳冬的海埔之間的間隔並不像今日那麼遙遠。也正是因為林邊溪改道,蘆竹塭才不得已放棄原本居住的土地,遷往放索居住,當時遷居時還因為蘆竹塭侵占了放索的生活空間,而導致兩方居民衝突,甚至演變為村莊廟會宴客時,放索人與蘆竹塭人各自選在不同的時間辦桌請客,不願選在同一時間辦理的窘境,在過去的時代裡,即使是住在同一個村莊中,放索人和蘆竹塭人還是區分得很清楚,但時間顯然能沖淡一切,現在的水利早已不分彼此了

資料來源:陳錦超,〈放索洪家〉,《林仔邊月刊》,30期。水利村耆老口述。

註1:「海埔後」又稱「蘆竹塭」。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