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邊村林邊國小,秋銅伯記憶中得林仔邊公學校

Untitled-1.jpg

「林仔邊公學校」就是「林邊國民小學」的前身,它是創辦於日本占領台灣後十九年(民國二年)。因為在滿清時代,台灣並還沒有義務教育,所以台灣島除少數有錢人家外,大部分文盲。日本佔領台灣後,深知教育的重要,為了促進「文明」,所以實施義務教育,才辦理公學校。

當林仔邊公學校成立之初,日本政府為了保存台灣人的漢族文化,還從澎湖請來漢文先生(老師),在林仔邊公學校敎漢文,這位老師就是監堂先生。後來因為國定學科增加之故,漢文課因而被取消,但是監堂先生還是被林仔邊當時的有心人士留在本地的廟翼仔(廂房)繼續敎授漢文。由此可知當時的林邊人對於林邊庄的文明開發及文化存留是多麼的重視。

在公學校畢業而成績優良及家庭經濟較好者,畢業後考進上級學校,如國語學校(後改稱為師範學校),畢業後都回來林邊公學校任教。如鄭如南先生,曹德勝先生,林戍已先生,周泰山先生(周常君校長之父),亦有考進醫學校的如陳敏生醫師(陳少卿老師之父),阮忠性醫師(鄭茂昌先生之父),鄭奇永醫師(鄭正雄秘書之父),他們都回到林邊來服務庄民。

當時在公學校較為優秀的學生(非指成績好),畢業後經由校長先生推薦至庄內各機關如庄役場(鄉公所)、農業組合(農會)暫時當工友,然後再晉升為事務員或考進其他機關服務。如陳信良先生(陳智雄老師之父),陳玉帶先生(陳森雄老師之父),曹調全先生(曹啟鴻縣長的伯父)等等,他們雖然學歷不高,但學習能力相當強,且辦事認真,有使命感,實為可敬的前輩也。他們都是經校長先生所介紹的優秀畢業生。

後來林仔邊公學校,在1921年(民國十年)改稱為林邊公學校。當初的小學有「小學校」與「公學校」之分,因當時稱呼在日本的四國、九州、北海道、本州、沖繩出生的日本人為「內地人」,在台灣出生者為「本島人」,而內地人早在二千六百年就脫離支那中國,本島人是在四百年前才脫離大陸,所以語言風俗習慣及文化皆不同,因此內地出生的學生就學於小學校(現在的溪北國小)。小學校與公學校差異之處在於文科方面,術科方面則差不多,為何文科方面會有差別呢?原因在於本島人要讀本島文化。例如:台灣有廟而內地無廟,台灣的歷史人物及宗教與日本不同。日本人也相當重視漢民族文化,如:鄭成功的忠、吳鳳的義、諸葛孔明的計、司馬光的賢、孫子的兵法。

公學校分為兩級,首先是初等科,要念六年,畢業後再考高等科,而高等科為二年。當時的教育主要是教學生如何謀生,還有利用所學促進文明(如禮貌、科學、公德心、整潔、制度等)學科乃分為讀方(國語)、算術、圖畫、習字、音樂、修身、體操、綴方(作文)、工作(勞作),至高年級(五年級以上)再加上歷史、地理、理科(理化),男生還要加上農業科,女生則加上裁縫課。學校內備有農園給學生實習耕作種菜,亦有設置堆肥舍(糞厝),讓學生瞭解農作知識,堆肥的材料就是校內樹木的落葉和樹枝,及花壇(花園)或校庭的雜草,可以說物盡其用、絕不浪費。在課目方面,至改稱為國民學校後,高年級再加上武道(柔道)、劍道。

林邊公學校在1941年(民國三十年)再改稱為林邊國民學校,且日本內地人就讀的小學校也改稱為國民學校,如溪州小學改稱為溪州東國民學校;那一年是日本與英、美等國宣戰之年,到1942年時,日本漸漸感到戰鬥員的不足,於是准許台灣青年從軍。當時在台灣是採募兵制,本島青年必備體格強健,學問良好的優秀青年,經檢考合格才能當軍人。當時林邊公學校出身,有一位優秀的愛國青年,就是前鄉長鄭金城先生的哥哥-鄭清福先生。他也是秋桐阿伯在國民學校三、四年級的老師,那時他志願陸軍前往台北市六張梨陸軍志願兵訓練所受訓,當時筆者正國小四年級,剛結束第一學期,也因此第二及第三學期就無級任老師。鄭清福先生不但是一位好老師,也是一位優秀的運動員,他具有足球、標槍、鉛球、跳遠、短跑等方面的天份;可惜戰後因涉及二二八事件,沒有經過審判,就死於國軍的槍下。

林邊公學校的初等科及高等科畢業生也有能力從事當時日本的戰鬥軍用飛機生產,其原因如下:太平洋戰爭初期,參戰國的想法是海戰皆重視大型軍艦和巨砲的艦隊作戰,又因日本於1885年在日本海與俄羅斯聯合艦隊的海戰獲得壓倒性勝利,此經驗更讓日本人深信大艦巨砲的艦隊作戰。因此在開戰當時,日本優秀的戰鬥能力才受到英美的重視,一直看不起亞洲黃種人的歐美各國,至此才知道亞洲的科技文明已超越他們了,而日本也同時察覺航空作戰的重要性,所以計畫培養更多的航空戰鬥員及增加生產軍用飛機。因技術人員的不足,於是在台灣招募公學校高、初等科畢業或在學中的優秀少年,前往日本神奈川縣高座郡,高座海軍空技廠從事飛機的生產,當時林邊國民學校有八名優秀少年入選:陳錦枝、張居生、陳水安、曹壬水、柯錦輝、鄭榮華(鄭榮瑞校長的哥哥)、余石柱、蔡萬福(蔡淑惠老師的父親)等八位。至於何種人才夠格稱為優秀人才呢?一、身體健全。二、能珍惜資源(時間不浪費,智慧不惡用)。三、做事有使命感。這八位人才中,以蔡萬福先生最為年輕,他才十三歲,國民學校第六學年才讀第二學期時就被錄取了,蔡萬福先生於戰後回到故鄉之時,台灣已被國民政府接收了,時代環境的大變動,使他想服公職卻無背景,想務農卻無耕地,想從商又無本錢,後來在他的表兄-戴同瑞的家中幫忙農作,學習一些耕種的技術及知識。

「林仔邊公學校」所教育出來的先進長輩能為這塊鄉土著想,造福鄉民,返鄉教學、行醫。「林邊公學校」所教育出來的優秀人才能為他們的國家效勞,但是並無人當日本政府的警察,不是因為他們不夠格而是不願魚肉自己的鄉民或當「抓耙子」。「林邊國民學校」教育出來的受學者,在戰亂中受教育,橫跨兩個不同世代,有些能見賢思齊,默默奉獻於社會;有些為自己的前途,旅居他鄉或遠往歐美;但有些則為已的私利、權勢來搞派系,被鄉民詬病。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