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鵬灣區歷史建構 第二章 漢文化移入時期之第二節

o5R4FtU.jpg

第二節
大鵬灣區的發展

  永曆十五年(1661),鄭成功驅逐荷蘭人領有台灣,設一府二縣治之,府曰承天府,北路設置天興縣,南路置萬年縣,即清代鳳山一代。永曆十八年(1664),施琅平台,行政上分為一府三縣,及台灣府、諸羅縣、台灣縣、鳳山縣。大鵬灣除了在明鄭時期隸屬萬年縣、萬年州外,整個清代統治台灣時期,皆為鳳山縣所轄,其中小琉球亦包括在內。

灣區一帶正當溪海交匯處,是洲渚遍布的潟湖地形。《重修鳳山縣志》中記載:「東南之水支分派別,旁汊雜流,不可紀名。南為關帝港,東為茄藤港;二流合抱迴還,注於興港,而放索溪之水入焉,歸於海。」關於港與溪的定義,清帶地方志自有其解釋。《鳳山縣志》有云:

有自大山發源而入於海者,謂之溪;有從海流入而與溪會、或海汊無源隨所至而止者,均謂之港。

《諸羅縣志》則有如下的說明:

閩、粵間水源,自山匯流揚波,謂之港;海汊無源,潮流而瀦,隨其所到以為遠近,亦謂之港。

基本上,二書的解釋是一致的,從以下大鵬灣區附近溪港交匯情形來看,正符合上述說明。力力溪在下淡水溪之南,會東港入於海。春冬水淺,行人可渡;夏秋水深,設竹筏濟人。力力溪之南為放索溪,經放索社,會關帝港、茄藤港,西出 興港入於海。春冬水淺,行人可渡;夏秋水漲,設竹筏濟人。關帝港中多沙渚。東港和 興港皆為海水流入而與溪交會處。見下列地圖:

 

 

相傳明鄭時期,東港跟茄藤港為移民登陸口岸和漢人船舶寄碇之所。後來丁兵涉下淡水溪南移日多,約在十七世紀七O年代,已有人在烏龍、三叉河、下廍、內關帝開墾,有的則錯落於平埔族社群之間, 耕荒地,從事農業並定居下來,逐漸形成聚落;有些則居於濱海地帶,經營漁業而形成漁村,同時向內陸漸次推展。不過早期的發展有相當大的阻力,灣區周圍河川匯流、水汊分歧,同時又多沙洲以及荒草地;而在港口附近更是遍佈濕地、泥地,每當雨季來時,溪水暴漲氾濫,漢人入墾後,對田屋的損害不計其數。在上一章已提到,清領有台灣初時,鳳山多數地方還為瘴癘所苦,屏東市更是原始林所覆。文武職官多僑居於台灣府治,直到朱一貴事件後,始奉文歸治,反映當時鳳山地區荒涼的現象,大鵬灣區低濕的環境,相信更不適人居。康熙五十八年(1719),鳳山縣因「兆民日眾,人居日廣」,復設港東、港西二里,而以東港溪為界,大鵬灣則隸屬港東里。康熙二十三年(1684),東港設下淡水巡檢一員,已稽查關隘船隻,一則負有守土之責,一則有可彌補縣治偏北之失。尋以「水土毒惡,歷任皆卒於官,甚至闔家無一生還。」康熙五十一年(1712),移建於赤山之嶺。雍正九年(1731),再次移至大崑麓,後因年久傾圮,又移至崁頂街。同志十六年間,移往枋寮,光緒十九年(1893),被風損壞未修,乃租民房居住。自雍正九年移往他處後,實際上,下淡水巡檢司署已遠離大鵬灣區。

清代在台灣的防禦單位,以綠營為主,有營、汛(設弁帶兵曰汛)、塘(僅安兵者)、堆(城內置兵戍守者)幾種類型,皆依據地方重要性的差異分別設置,其中以沿海口岸為最多,擔任查驗無照偷渡、私越口岸船隻以及兩地會哨任務。康熙五十八年,駐守安平鎮的水師防營,分其汛於南、北、中三路。南路又設東港汛,置砲台一座(安砲一位)、煙墩一座、望高樓一座。雍正十一年(1733),南路營就新下淡水營,以地近生番,賊匪潛藏要衝,下轄十七個防汛,包括灣區周邊的舊船頭汛(水陸交通。目兵五人)、新船頭汛(目兵五人)、茄藤汛(陸兵五人、水兵 人)、放索汛(陸兵五位、水兵 人)。乾隆三十年(1768),駐鳳山縣治的南路營分設下淡水營,除了都司一員、千總一員、把總二員,又有外委三員。而外委遞年輪防阿里港、枋寮、東港等汛。以兵一百六十名分房新園,兼輪東港、枋寮各塘汛。

雖然汛、塘的分布以沿海口岸較多,但亦有因地勢險要,以及隨土地開發而設置的。上述灣區附近新設的汛塘顯示出屏東原此時已有了相當程度的發展;東港周圍也因地勢險要而有其他汛塘環境。如圖1.2.5所示,整個屏東平原已有相當數量的汛塘與街市分布,也可看出墾拓的輪廓。街市的形成代表了聚落屬級的提高,同時也具備了商業機能。東港雖然尚未形成街市,但塘汛密佈周邊,顯然安全上更多了保障。加上東港「面臨大海,港道甚闊,可通巨艦,」一定吸引了平原內陸貨物的集散,因為以有商船到此裝載米、豆類物品,已成為屏東平原的吞吐港。其實早在雍正初,黃叔璥〈赤崁筆談〉中已提及:「北路米由笨港販運,南路米由打狗港販運。壬寅六月,台邑存倉稻穀無幾,每日減糧數百石,不數民食,暫借鳳山倉穀支放。自東港運至台邑,進大港,不由鹿耳門。」而鳳山八社所在的港東、港西二里,可收雙冬早稻,茄藤社二十四間,不僅本部足食,同時可接濟內地。

這些都說明了富庶的屏東平原需要一個港口使其物產得以輸出,由於下淡水溪的阻隔,遠不如由港口運送來得方便,在如此的背景下,正當下淡水溪與東港溪交匯處的東港,適時成為貨物出入要口。光緒二十一年(1894)成書的《鳳山縣采訪冊》就指出,整個鳳山縣緯溪共四十六條,然經溪僅此一條,且全邑疆域儼被此水中分為二。東港源受東、西溪(即東港溪、下淡水溪),深丈餘,內地商船往來貿易,為舟輻輳之區。地區進一步發展,沿下淡水溪可開發屏東平原北側,沿東港溪南下,可拓墾屏東平原南端。由東港透過此二溪流,正是進入屏東平原的最佳位置,易達性亦最高。東港由漁港發跡,隨後以其優越的地理條件,躍升為推動屏東平原發展的大功臣。

雖然道光二十年(1840)台灣道員姚瑩在〈台灣十七口設防圖說狀〉中指出,東港外有沙汕,對面有小琉球嶼,船自北來,須由打鼓港外洋避汕而行,繞小琉球嶼,方能入港,且惟數百小石船可入,似乎已有淤積現象。但在軍事上投入了更多的兵力,設砲墩八座,大砲八位,地兼水港二汛。水師千總一員帶弁兵一百名,陸路把總一員帶弁兵一百名,縣備鄉勇二百名共守之。可見其地位的重要性。其駐守的位置如圖1.2.6所標示的圖址,寬約200公尺見方,位於今東港國中旁的空地,原東港火車站的位置,當初東港火車站很可能就是拆除汛址後蓋的,但如今連火車站都被拆了。又光緒十三年(1887)東港設釐卡商船起卸概由其管理,也顯示東港在貨物吞吐量上所具有的實力。

清中後期,東港更成為戎克船(見照片1.2.1)貿易中心,每年大約有二百艘左右出入東港,然而昔日入泊的馬頭位置並不固定,除了河口兩岸外,並上溯至東港溪東岸的濫港。該處溪廣水深,適於寄碇,漸次成為附近的物產集散地,商販漸集,煙戶日眾。同治四年(1866),當地已有一百五十餘戶,而東港也有大約八百多戶住家。其後,因屢遭洪患,東港溪岸崩潰,濫港自此成為農業聚落,商務轉為東港所吸引。而東港溪西岸的舊東港也為水患波及,造成半數人家受害,不得不遷至東岸定居,在此的新東港街遂脫穎而出,發展成為附近地區的主要貿易地點;船舶位置也移往現今和美街口的東港溪岸,帶動今延平街附近街肆繁榮,發展出一條與河道平行的街市,此即今日東港最早的商業街肆中心。圖示如下(圖1.2.6)

英法聯軍之役後,台灣開放口岸,歐美資本大量進入,使得台灣淪為列強糧食和原料供應地,而砂糖、茶葉、樟腦也急速地成為出口導向的作物商品。與此同時,台灣產糖區漸由台南平原南移至屏東平原,成為開 後糖產新樂園。限於條約規定,本區砂糖通常由東港轉到打鼓港口。雖然絕大多數外國商船轉行停靠的貿易場所,使之維持穩定的貿易量。光緒八年到十七年(1882-1891)間,每年約有二百五十艘戎克船進出此港。其時,東港一方面與大陸直接貿易,一方面又扮演與打鼓港間的轉口貿易,高度的商業區項為其帶來更多的商機與富庶。見圖1.2.7。

東港除了與閩、粵進行貿易,形成兩岸間的貿易往外,更與本島沿岸港口從事島內貿易,當然這都需要有其腹地為供輸需求的市場。米、糖產區多利用牛車或溪筏順河道遶走東港出口,而同時也成為東港分銷貨物的主要消費地,發展成以東港為中心的區域性市場集散圈。

為了方便東港街船頭行銷的貨源充裕,通常與農家之間存有某種特定關係。農家常因家貧先向東港店家借貸以資生活與其他開銷, 收穫時再交與貨物交易,依其和店家預借的錢數,以肩挑、背負或牛車、竹筏等方式載與商人,平均利息「二割」(20%)。商人則等商船入港時,便以此貨物與之交易布疋、紙料及其他物品,再批至各庄買賣。這種契約方式,通常以口頭約定達成,並不常形諸文字。

由於砂糖這類商業性強的產品或為出口大宗,故東港較大規模商號多從事砂糖貿易。同時,因大部分糖產與小部分米產須轉口至打鼓港,所以東港較重要的出口商多為打鼓港分號,營業項目以米、糖為主,雜貨只佔一部份,資本多在數千元上下,其中以怡和洋行分行店長順行和德記洋行分行店源源行資金數萬元,為晚清當地最大商號。此外較大的還有仁記棧、來記棧、瑞安號、復利號、源裕號、萬吉號、德隆號、寶春號、泉春號、泉順號、吉春號、和記號、振順號、義元號等,經營雜貨、布料、葯材、陶瓷器等各種不同物品的買賣。

根據日本人的調查,1896年時,東港街市較大的商店約有米行10家、雜貨商13家、布店9家、油商9家、葯店8家、鴉片店13家,資本多界於二百到九百元不等。其他尚有二百元以下的商店不在其內。這些進出口商行,當地人稱為「船頭行」,多分布於與東港溪平行的現今延平路上。也有商人是屬「靠行」,由戎克船自大陸載貨委託船頭行寄賣。

至於林邊一帶,雖然設有放索汛,但是關帝港中多沙渚,放索港淤泥小汊,水淺不通舟楫,限制了整個林邊的發展。乾隆三年(1738)戊午科舉舉人陳輝有一首〈宿放索社口〉詩,描述了當時林邊附近的景象,詩云:

十里荒荊路欲迷,
停車小住傍巖栖。
山當傀儡煙常冷,
地接琉球月更低。
蠻曲偏驚春夜裏,
漁燈散點海涯西。
行人至此渾無寐,
夢斷詩成聽野雞。

在開發程度上來說,似乎還有相當大的空間。其後放索港改為打狗港,小舟可出入。光緒年間,也只有民渡,未見形成貿易興盛的港口,即使有了逐日為市的林仔邊街,仍舊無法開展格局。

小琉球位於港東里,孤懸海中,土多沙礫,山下多巉巖巨石,大舟難以灣泊。由於地瘠,不產五穀,居民捕魚兼蒔雜糧為主,康熙末,因朱一貴事件之故,本島列為禁地。下轄六澳、六莊,光緒十三年(1877),恐宵小易於藏匿,乃屯戍守於白沙尾澳、駐水師汛官一員、目兵二十四名。

出自《大鵬灣風景特定區之人文資料調查研究》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