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和村潘姑娘廟,荷蘭人?漢人?平埔族人?傻傻分不清楚

林邊慈貞宮潘姑娘廟.jpg

在林邊國中的門口旁邊,有座特別的小廟,當地人稱之為潘姑娘廟,其中供奉的神祇為「潘姑娘」,正如許多民間寺廟一樣,屬於中國人鬼信仰的一環。

不過「潘姑娘」究竟是誰?卻是眾說紛紜,大致有下列三種說法:

1.當地平埔族人:這是民俗學者最常做的的猜測,雖然有些地區冠上「潘」字的廟宇,的確是當地的原住民人物死後被納入漢人民間信仰的形式,或是原住民之信仰轉化為漢人民間信仰,受到人們供奉,但並不表示所有冠有「潘」姓的廟宇都是由當地原住民有關,許多文史工作者偏好將「潘」姓與原住民連結在一起(特別是平埔族群),且林邊過去屬於馬卡道族放索社的領域,因此難免有所聯想。不過在林邊地區卻找不到任何關於「潘姑娘」即為當地平埔族人的傳說。

2.荷蘭的基督徒:傳說潘姑娘為荷蘭的基督徒,在兩百多年前在林邊地區傳教,推算為18世紀末期,但亦有傳說是荷蘭據台時期(17世紀初)的修女。她懂得醫術,若是先民有水土不服或瘟疫之病,她都熱心幫人醫治,救人無數,所以在她過世之後,先民感念她的付出,所以建了一小廟以紀念她,尊稱為番婆媽。後來居民開挖此地,撿拾她的骨骸,發現其骨比一般東方人要大,因此目前在地村人大多便因此認定番婆媽是荷蘭人。不過奇妙的是她生前是基督徒,卻以民間信仰的形式紀念,卻沒有教會記載或紀念她的事蹟。不過這其中的過程,恐怕再也無法追溯了。

3.鄭成功隨行入台的漢人:傳說潘氏是隨鄭成功一起入台,醫術精湛卻總居無定所,後來遊歷至現在廟址處,感於地靈民需,於是蓋了茅屋在此處修行,並為當地人民看病。所以過世之後,鄉民感念其恩澤,於是就在潘氏過世之處入葬,並且種了棵茄苳樹追祀。現在這顆茄苳樹估計約兩百餘歲,曾幾度頻臨死亡,是由鳥類意外的在樹頂種下榕樹,才形成現在茄苳與榕樹合體的樣貌,信徒們尊為樹神。這傳說也是許多廟宇沿革中最普遍採納的模式,足以連結到漢人最早的來台時期,一方面強調廟宇的歷史年代,一方面也代表了漢人正統。這個傳說看似合理,但依然有些疑點,依據1999年的調查資料顯示,鄭軍抵台距當時已340年,而茄苳樹不過兩百餘歲,顯示潘姑娘就必須相當長壽才算合理;而鄭軍抵台1661年時,漢人才初聚集在水利一帶,林邊街庄要至1761年才成型,相隔足足100年,很難想像潘姑娘會獨自居住在當時人煙罕至的林邊街庄一帶行醫,當然歷史線索已斷,無法追溯當時情景。

日治時期,因為該地位置偏僻,成了一處亂葬崗,荒煙漫草,村民畏懼。直至日治後期才在此地建造神社,希望藉潘婆媽之神靈庇佑鄉民。後來在民國40年前後,鄉民吳同提議重拾番婆媽之遺骨,並挖掘到一對骨骸,於是以紅帶包裹,並建一土柱屋,才成為屋形神社受眾信徒供奉。民國50年時,林正德、蔡福來及林新居3人提議重修廟宇,不過當時社會經濟不富裕,所以僅能翻修而已。民國73年才有林連白先生集眾信之力改建成現今之鋼筋水泥殿宇,並將神骨奉於正桌底,雕塑潘婆媽金身,並將廟宇命名為慈貞宮。民國86年時又因積水難消,便將時又因積水難消,便將地勢填高。

「林邊潘姑娘肉粽」的圖片搜尋結果

話說位於潘姑娘廟的斜對面,還有一家在林邊地區算是小有名氣的小吃店─「潘姑娘肉粽」,潘姑娘肉粽經營已逾50個年頭,老闆娘說他們已經經營了三代,不過目前身體已不如以往,沒有多餘的體力製作肉粽,因此每日的產量有限,許多林邊人可能都有這共同的回憶,過去在林邊國中念書時,有些學生因為中午耐不住飢餓,或純粹嘴饞想吃粽子,便翻越圍牆到潘姑娘肉粽買個幾顆充飢,再次翻牆回到學校時,有時會被老師或訓導主任「抓包」,並以教鞭嚴懲,不過疼痛似乎總比味覺消退的快,光靠藤條無法阻擋「飢民潮」,但也因為這鞭打的過程,潘姑娘肉粽成了林邊某一代人的共同記憶。

雖然番婆媽的由來說法不一,但有些學者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便逕自將其列為平埔族群之文化遺產,實在有妄下定論之嫌,而實地走訪潘姑娘廟後,卻發現廟宇內張貼的廟宇沿革與報導,卻僅列出潘姑娘為隨鄭軍來台之漢人之說法,另外兩種說法遭到刪除,顯示廟方相信或有意凸顯第三種說法。各種說法雖均屬臆測,也沒有一種肯定的說法,不過這些臆測都可以見到人們文化軌跡的影子,平埔族群、鄭成功、荷蘭人,重要的不是祂究竟是誰?而是人們相信什麼?而潘姑娘之真正身世,早已成謎。

資料來源:《林仔邊月刊》,7、11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