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輪伯仔

hqdefault.jpg

【黑輪伯仔】

記得歌手林強唱過一首黑輪伯仔的歌,在林邊,在我小時候印象深刻的重要人物,也有一位賣黑輪的阿伯。小時候的我們,私底下都叫他黑輪榮仔。

叭嗚!吧嗚!每次聽到這熟悉的聲音,便情不自禁跑出來跟上一段路,一輛改裝過以腳踏車為動力的販賣車。然而口袋裡沒有半毛錢。而每次黑輪伯仔只是淡淡忘了我一眼,便又採著腳踏動力車,緩緩離去。大概知道,我只看不買吧!或許您以為我一直巴望著吃跟黑輪而對他印象深刻,其實並不是那麼一回事,就來說說那個深刻的回憶吧!

在一個下雨的午後,我與好友共享的美好日子,黑輪伯仔不畏風雨,照常踏著那人力車出來碰碰運氣。在雨中,只有我與好友雨棚子下關照他的攤子。沒啥零用錢的我們只買了那麼一隻黑輪,這隻黑輪成為我跟好友的一頓大餐。說實在的,黑輪實在不怎麼好吃,湯卻是難以形容的好喝,尤其是加了些許的芹菜。買黑輪,只是為了喝湯。於是,大雨滂沱下,我們小口吃著黑輪,小得幾乎沒咬著似的。想大口喝湯,又喝不快–太燙了,只能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接成一大口,為了多喝幾碗湯,只得以最慢的速度咬著黑輪,深怕吃完了黑輪,就沒有免費的湯可喝。伴著大雨而來的涼爽天氣,享受著美味的黑輪湯,這時的我,大概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了。

隨著年齡的增長,已不在對那街頭叫賣有所鍾愛。如今,能引起我注意的,是偶然在東港街頭看見一位賣東西的阿婆。阿婆看起來年過半百,推起車顯得有些吃力,口裡喊著豆花、豆花。聽那歷經滄桑的聲音,與那佝僂的身影,實在有些不忍。黑輪伯、豆花阿婆他們一天能賺多少錢呢?黑輪伯如經以改行到林邊寶齡球前擺起彈珠台。而豆花婆婆這麼老了,依舊做著吃力的工作。生活,有些許的無奈,環境不斷的在改變,而這些純樸的人們,總使我想起家鄉的以往,依舊是那麼令人回味。

 

文章刊登於<林仔邊創刊號 1997.9.10>  筆者:王慶杉

分享吧!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