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國小,與海為鄰的希望生林

水利國小2.jpg

【砍樹整地同心協力,水利國小的誕生】

在水利村靠堤防一帶,有一所小小學校─水利國小,緊鄰著沙灘,也把堤岸旁的道路切做兩段,因此從學校裡面就可以直接攀上堤防來到海岸。其實這座水利國小原先並不是這樣的,它離海岸本來有幾百公尺的距離。

講到水利國小的過去,就不能不提林邊國小,林邊國小在1908年(明治41年)時,還是林邊第一間學校─東港公學校林仔邊分校,位置就在現在林邊街上的林邊國小,水利村的兒童若要唸書,就必須徒步走近四公里之遠的路程到學校。當時林邊溪尚未築堤,每逢雨季氾濫成災,雨水溢滿道路十分危險,這種窘境一直到民國43年林邊國民學校崎峰分班創立,上學的路才縮短,學童改走路至崎峰上學。

然後在村長鄭全明、鄉代等人的爭取下,民國44年,設立崎峰國民學校水利分班的建議才批准;開始以水利村的集會(活動中心)當作教室來開班上課。一年之後,水利國小才獨立為屏東縣林邊鄉水利國民學校,當時幾位村里的有心人士,發動村民捐出當時鄰近於活動中心的蕃薯田土地,並以義務勞動方式,砍除雜樹並整地,村民們同心群策群力,才奠定了校園的規模。

elder said

村民常會坐在海邊聊聊天

老一輩的村民說,早年在這片海邊玩耍的孩子,從海灘邊到要能踏浪海水,大概要走將近兩百公尺的距離,烈日下赤著腳一路跑過去根本受不了,所以每個人手裡都準備一大片葉子,腳底受不了燙就放下葉子踩著,一會再往下跑,沿路無不踩上數次。不過遺憾的是隨著養殖魚塭的開墾,防風林被大量砍伐,地層下陷導致海岸線嚴重退夷,沙灘因此逐漸流失。到了民國五十七年,校地大半浸在海洋裡,部分校地沒入海中,有六間教室遭海浪吞噬。

congooli

2米四方水泥沉箱

當時省主席黃杰親自視察後,下令進行「沉箱工程」,在海灘上灌製約2米四方的水泥沉箱,由機械持續抽沙讓沉箱下陷,堆填成海岸下堅固的護牆以護衛校園。『沉箱工程』施作約300公尺,就是從今日水利國小籃球場上方的水泥碉堡,至學校前門堤防的談心軒涼亭這一段。後來在民國84年起政府陸續補助水利國小整建經費,徵收北面校地進行填土與校舍重建,才逐漸勾勒出今日校園狹長的樣貌。

 養灘造林,希望生林   

Beach

村民協力,造林養灘

至民國90年左右,政府興築海堤來阻擋海浪的入侵以保衛居民的安全,水利署做了第一道離岸堤後,沙灘才又出現。不過還是難敵的地層下陷狀況,民國98年莫拉克颱風之後,從堤防往下走數十步就可以觸碰到海水。為了解決海岸危機,屏東縣政府在100年開始,將林邊溪清淤運出的100萬方土方,堆填林邊溪出海口的兩岸海灘,以彌補歷年地層下陷的流失。水利、崎峰兩村的社區幹部與林邊文史工作室結合,向第七河川局爭取由地方居民進行「造林養灘工作」。

水利國小師生們也成為第一批在這片海灘種下希望的生力軍,與水利村志工一起將300多株椰子樹、海埔姜種在學校圍牆的堤防附近,成為鼓動林邊鄉親一起參與『植樹養灘‧希望生林』最動人的號召。100年11月26日這一天,三千多株椰子樹、木麻黃、黃槿…兩千株馬鞍藤等由鄉親聯手種下;至此,也為重現三、四十年前賽洛馬颱風帶走的椰林沙灘編織了美麗的期待。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