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二二八事件,罹難菁英阮朝日與畢生追求真相的阮美姝

84177708-1a7c-46de-aba4-f56f594f5db4.jpg

竹林二二八(一)─罹難菁英阮朝日&畢生追求真相的阮美姝

阮朝日是林邊竹仔腳(今竹林村)人,也是林邊鄉有名的菁英份子,曾任台灣新生報總經理,後來在1947年,因二二八事件被國民政府殺害。

阮朝日出生於1900年,是當地望族─阮氏家族之成員阮朝日在家中排行老三,與二哥阮朝聘自幼聰慧,鄉人常以「小孔明」、「小孔子」稱呼他們。阮朝日 1918年畢業於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今師範學校),再考入商學院。儘管阮家富裕,但阮朝日在日本求學期間的生活費用並沒全靠家裡,反以打工來籌。1926年經營「長福商事株事會社」、「屏東信託株事會社」,1932年轉任台灣新民報,台灣新民報源自日本時代(台語)的台灣新報,內含一股台人勢力,日本投降後,1945年該報改為台灣新生報,阮朝日就擔任該報總經理,該報當時也是為民喉舌、批判時事的大報。阮朝日又在1946年組織海外青年復員促進委員會,救援被日軍徵用流落在海外的台籍青年,幫助台籍日本兵返台,貢獻良多。可惜在他如日中天時,1947年就爆發二二八事件。

當時,阮朝日在台北的寓所臥病時,被五名闖入的情治人員帶走,從此下落不明。直到1968年,阮朝日女兒─阮美姝赴日本留學期間,從王育德的著作〈台灣˙苦悶的歷史〉中,首度發現阮朝日列於被捕殺害名單。1992年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公佈,證實阮朝日的罪名是「陰謀叛亂首要、利用報社從事奸偽活動、利用報紙發表挑撥離間軍官民情感」。被殺害的原因當然與他作為報社總經理以及組織台人勢力之組織脫離不了關係,因此被當時政府視為肅清對象。

3

1947年228 發生期間,阮朝日因氣喘病發作、在家養病(阮未參加政治活動,惟新生報繼續報導228消息),每天延請他的好友醫學博士施江南來家診療。3月9日之後,國民黨軍開始大規模屠殺和濫捕,一天,施江南忽然沒來,阮朝日十分焦急擔心。3月12日,阮美姝回家探望父親,由於當時時局十分混亂,阮美姝勸父親避避風頭,阮朝日答說:「我又沒犯什麼罪,為什麼要逃?」。話才剛說完,就聽到有人敲門,五位便衣人員出現、其中一人問:「這是阮朝日的家嗎?」,阮美姝答:「是,有什麼貴事?」。 對方接著說:「我們有關報社的事,想請教他」,阮朝日被帶走後,從此音訊全無。

1997年初,一位曾在警總當過司機的警界退休人士,透過阮美姝的友人轉告,阮朝日與可能與林茂生、吳金鍊,被二輛吉甫車載往六張黎山上槍決,執刑者是三名憲兵。後來阮美姝獲得國史館的一份密報資料,密報者乃所謂「台七五號直屬員董貫志」,其後並在國史館找到二二八檔案中的正法名冊,父親果然名列其中。往後阮美姝受到父親事件的影響,數年來從大陸、台灣、美、日搜集228事件的資料,試圖還原二二八事件真相。阮美姝一生為二二八事件真相付出,1992年出版《孤寂煎熬四十五年》、《幽暗角落的泣聲》兩本書,而後要推出日文版的《二二八事件的真實》與中文版的《漫話‧二二八事件》、以及內容記載訪問二二八事件導火線林江邁之子─林匏螺內容的《二二八家屬的二二八史》。

images

9789868678729


「阮朝日文物紀念館」又稱「阮朝日二二八紀念館」,是台灣第一座私人二二八紀念館,2001年時阮美姝台北市二二八紀念館舉辦「二二八家屬文物展」,展覽後經由堂兄建議將蒐集來的資料帶回家鄉的阮氏宗親會館展示,於是該紀念館便於2002年在林邊鄉的竹林村成立,就是為了讓台灣新一代年輕人認清二二八事件真相。西元2006年,由於阮美姝因年事已高,無法管理紀念館,因此決定關閉,將館內文物被分為四部份送出,分別為台北的台灣神學院、台南麻豆真理大學藏書達二千冊與百件二二八文物,阮美姝保管阮朝日的史料,其他阮美書所蒐集的二二八事件第一手史料由阮美姝接班人施國政保管。

2007年時,二二八爭議再起,原因是阮美姝批判台北市府發表的「尋找二二八的沈默母親—林江邁」紀錄片中嚴重扭曲事實,林江邁是因販賣私菸而遭毆打,最後釀成二二八事件的重要人物,但紀錄片主軸卻在她女兒的愛情故事,是為避重就輕。阮美姝也斥責林家後人一派胡言,此衝突肇因於後來嫁給外省籍丈夫的林明珠表示二二八事件的開端不是從查緝私菸而起,更非「外省人欺壓本省人」,純粹是出自語言溝通不良所產生的糾紛,顛覆了過往所有關於二二八事件的文獻資料,林明珠在聯合報記者的專訪中,指稱當時是自己被國民兵以國語問她香菸多少錢,不懂國語的她一時沒有會意,才有地痞在一旁叫囂鼓譟,母親趕來後不久旋即釀起衝突,林明珠希望釐清外界有意無意對史料的錯誤解讀,讓爭端到此平息,還給台灣平靜和諧的社會。阮美姝還擊說2001年時曾訪問林江邁之女─林明珠,因林明珠指稱自己當時年紀僅十歲,並不清楚事情發生始末,轉介去訪問她的哥哥─林匏螺,而林明珠當時年僅十歲,記憶不可全信,甚至搞不清楚母親被送至哪家醫院,且訪問林匏螺時,得知林明珠當時根本不在台北,且該事件的目擊證人也稱並沒有見到林明珠,因此阮美姝認為林明珠扭曲了事實,為了不讓虛假記憶取代真實歷史,林家後人應向所有二二八家屬致歉,並讓台北市文化局勇敢認錯。

 

參考資料:李筱峰,1990,《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聯合報,2006/3/6,〈林江邁之女,原爆人物談228衝突〉、自由時報,2007/2/9,〈二二八紀錄片/林江邁的真真假假〉。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