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厝村鴨史,頂港有名聲,下港有出名之「林邊鴨蛋」

1465096218-2733332554_n.jpg

田厝鴨史

林邊除了黑珍珠蓮霧、海鮮街以及石斑養殖遠近馳名外,許多人可能並不知道「林邊鴨蛋」也是「上港有名聲,下港有出名」,有名的程度連當年台北在賣屏東鴨蛋,也都冒名是林邊鴨蛋。

 

林邊養鴨,就不能不提到田厝村,而在田厝村眾多的養鴨戶之中,更是不能不提林壁輝,他曾任國大代表,赴南京參加立憲國民大會,也當然是當時的林邊首富。當時的「鴨舖」大多圍繞在大鵬灣周圍附近,例如田厝、新庄、下等等,且也不向現在的養鴨一般動輒五千、一萬隻,大約一百、兩百隻,不過因為養鴨戶多,孵鴨場幼鴨需求量大,也因此林家得以發跡。

 

從前還有人會走私鴨蛋,原因是日治時期對物質的管控嚴格,當時因為戰爭物資缺乏,而蛋類是補品,所以就有人冒著違法的風險,從田厝走私鴨蛋到都市裡販售,所以從前有錢人家想進補,還得靠管道取得鴨蛋。

 

以前的養鴨方式是趕著鴨子進到收割的稻田,或是吃家裡的粗糠、米糠,要不就是把鴨子趕到田中去吃小魚、青蛙,牠們的排泄物也可以當肥料,因為這種養鴨方式,所以當時稱為「流動鴨時期」,但也因為無法預估食量,鴨子成長緩慢,經濟效益較低;後來則出現「綑鴨」的飼養方式,給鴨子固定睏眠的鴨寮,並改給鴨子吃有豆餅、番薯葉、鮮魚的大鍋菜,有固定住所、較好的食料,綑鴨時期的鴨隻數量可達兩、三千隻;後來又進入「飼料鴨時期」,更可達到三萬隻。

 

田厝在養鴨的全盛時期有二十多戶養鴨人家,但目前所剩不多,因為飼料上漲、蛋價下跌,雞蛋競爭,養鴨利潤日漸下降,因此鴨農下一代多半從事其他行業,此外養鴨戶的減少也與日漸高漲的環保意識相關。

 

林邊鴨蛋之所以出名,在於他的蛋黃紅潤,流動鴨時期,鴨隻可以吃小魚、青蛙;綑鴨時期則吃蝦殼粉;而飼料鴨時期則有色素、菜頭精等添加物,於是人們就不再以蛋黃紅潤做為選購標準了。

 

參考資料:陳錦超,《林仔邊月刊》,第二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