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村福記古厝,歷史悠久維護良好的鄭氏古厝,金價福氣啦!

.jpg

林邊出了許多名門望族,大戶人家特別多,而其中最主要的是被稱之為「林仔邊三記」的「黃家中記」、「黃家金記」 以及「鄭家安記」 等商號 ,三記財勢雄踞一方,對於地方上的政務、財經都具有相當的影響力。其中的中記資產之龐大,甚至在屏東地區留下俗諺「萬丹李仲義,林邊黃中記」的諺語,據說當時黃家中記的土地之多,號稱黃家的人如果要從林邊走到台南的話,從林邊到岡山一段是不需要走到別人的土地上,足見黃家資產之雄厚。當然除了三記之外,也有不少的大戶,「福記」便是其中一個較為特殊的例子。

 

「福記古厝」,又名「鄭家古厝」,位於林邊鄉內最大的村落─永樂村內。當然當地人還有習慣的區域分類法,不同於行政單位的劃分。 至於福記古厝究竟是由誰建造的,現年80歲的鄭家後代鄭世昌阿伯也不確定,但可以知道的是「福記」一詞的由來,是因為他的祖父─鄭明安。其實正確說來,稱之為「福記」是有誤的,因為「記」代表的是規模達到一定程度之商號。而鄭明安雖然賺了不少錢,但商號並未發展到足以稱為「記」的程度。鄭家原先並不像「林邊三記」一樣是相當有錢的人家,鄭家的第四代─鄭德生是從事殺豬業,當時因為經濟普遍不佳,因此許多人都是以殺豬為業,直到第五代─鄭明安改為經商,鄭明安年輕時曾經營許多行業,像是雜貨店、碾米行之類的,奇妙的是他不論經營什麼行業都能過獲得成功,林邊的鄉親認為他的運氣很好,因此大家都稱他為「福氣安」,過去他也曾經營香蕉生意,地點就在今永樂往竹林的路上,因為一藍一籃裝好的香蕉上頭都會蓋上黑色的布,並且在布上印製稱之為「まる (丸)記」的圓形商號─「福」,所以因為「福氣」跟「福記」諧音,久而久之大家也就稱之為「福記」,而「福氣」的稱呼後來也用在鄭明安的兒子─鄭吉慶身上,稱之為「福氣吉慶」。因此「福記」是為「福氣」之誤植,不過目前大家均已習慣稱之為「福記古厝」。

 

第六代的鄭吉慶教育程度很高,曾就讀東京醫科大學,回國後在林邊中林街上開了一所「吉慶醫院」幫鄉民診療,鄭吉慶後來也曾擔任屏東縣議員以及林邊鄉鄉長,在林邊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鄭吉慶的兒子─鄭世昌阿伯說這是因為阿公鄭明安非常重視子女教育,所以子女的教育程度都頗高,到今日依然如此,在世昌阿伯小時候,曾見祖父從古厝的地下挖出一個非常大的甕,裡面裝滿了四書、五經、大學等書籍,因為當時日本人並不允許民眾閱讀這些漢書,所以鄭明安就偷偷的把書藏起來,挖出後也偷偷地教導孫子們閱讀這些書刊,由於看不懂,於是世昌阿伯就一字一句地把它背起來。以前林邊的漢學大師鄭玉波剛來到林邊時,暫無居所,因為同樣姓鄭,鄭明安就讓鄭玉波安身在左護龍的房間裡,也就是現在簡報室放置電腦的一處,一方面是同姓同宗的情誼,一方面也足見鄭明安對於教育和文化的重視。

 

福記古厝雖為一位在閩南村落的古厝,但其特別之處在於祖厝中央正身和左護龍之間,還設有「過水間」,這通常是客家村才會有的建築形式,據說可能是當初建築時,聘請的建築師傅可能來自石光見或昌隆一帶,其中也許就包括了客家人,因此也做出有客家風格的建築特色,不過這個過水間也與一般客家村的過水間有所差異,一般過水間只會有屋頂不會有圍牆。此外閩南式的房舍本身也通常是正對著馬路,而客家式的房舍大多不會正對馬路,而是有一條路徑進入住家的範圍後,才會接到房舍,而福記古厝正是採用這樣的空間配置。因此有人稱這是一間混和了客家建築風格的閩南式建物。站在古厝前,還可見到屋角上頭有兩隻像龍的動物造型建物,但那其實是一種叫做鰲魚的吉祥物,它的功能就是屋頂的集水孔,落在屋頂的雨水被集中在排水槽後,由這集水孔流出,因為過去的人把水與財聯想在一起,因此吐水就象徵著吐財。

 

關於福記古厝的建造日期,世昌阿伯說其實很難有個準確的時間,福記古厝的導覽資料記載大約日治時期1899年時所興建,而屏東縣文化局的資料則是1901年,亦有其他記載為1919~1929年之間的資料,不過阿伯說根據他的推算,也只知道大約是距今110~120年左右,他的阿公在這裡娶妻,代表當時古厝必定已經建造完成。阿伯也指出這個時間說的是左右護龍建立的時間,而中間那棟祖厝的建築時間其實更早,從牆上的建築的磚塊形狀就可看出年代差異。世昌阿伯還留有從牆上剝落下來的舊瓷磚,這些瓷磚的花紋都不是現在建築常見的圖紋,而是過去日治時期所製造的,這些瓷磚背面都還印有製造該瓷磚的株式會社之「まる (丸)記」,以及英文書寫的「MADE IN JAPAN」之字樣,不論大小瓷磚都有,現在的台製瓷磚後面是不會印有這樣的標記,這也是日本人對商品負責任的態度。

 

目前古厝內還留有日治時期榨甘蔗用的製糖石臼,阿伯說當時日本人只吃白糖,亦只生產白糖,且白糖也有管制,而台灣人則偏愛吃紅糖,所以就會私底下偷偷做紅糖。不過這個石臼已經不完整,缺少了上半截用來旋轉的部分。古厝內還有個非常顯眼的大容器─鹹菜桶,鹹菜其實就是酸菜,過去曾是這一帶的重要產業,人們把芥菜收成後,製成酸菜用來自己食用或是販售,不過後來因為產業轉型,種植蓮霧的收益比起酸菜高出許多,因此地主們紛紛把土地租賃給果農或者自己改種蓮霧,於是鹹菜製作的產業就逐漸式微了,目前古厝內這個大型鹹菜桶上還掛著鹹菜的製作過程,縱使產業已經消失,但鹹菜製作的技術和過程、以及曾經在此地存在的記憶,都有必要讓後代人們知曉。

 

福記古厝是一棟傳統閩式三合院,厝身造型古樸,是林邊鄉少數保存建築格局完整的三合院建築。不過古厝本身曾在1926年時大幅整修過一次,從建築風格與用料看來,後來的大幅整修應該是確定的,後來古厝也因為年久失修而破損,原因是鄭吉慶將祖厝留給了包括世昌阿伯的三個孩子,不過古厝的佔地頗大,又加上地層下陷,古厝積水,整修工程十分困難,兄弟三人無力妥善維護,於是便搬到古厝旁邊另建住宅居住,因此古厝便荒廢在一旁,祖厝裡許多陳舊的家具也因為缺乏管理,遭竊賊偷走,世昌阿伯說之前並不知道這些家具的價值,後來請人估價後才知這些東西因為年代久遠,身價不斐,但已遭人竊取,造成無法估計的損失。直到民國90年,乘著社區總體營造的熱潮,在現任村長協助與鄭家後代的共同努力下,將福記古厝加以整修重建,才能以今日的樣貌展現在世人眼前,並成為林邊地區維護程度最好的一間古厝。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