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村林邊眼科(昔朝日酒家),一窺紅極一時的酒家文化

.jpg

【朝日酒家─林邊眼科】

從林邊鄉目前最熱鬧的中山路(台17線)一段,轉入美華路上,若仔細留意周遭的建築,可以看見一棟大門深鎖的陳舊樓房,相較於兩旁建築,規模不算小,但牆壁早已斑駁,看得出已有一段歲月。這棟建築就是日治時期在林邊小有名氣,也是最大的酒家─「朝日酒家」。朝日酒家當時是由當地謝姓望族的子弟所經營,經營的時間是1937-1945年,也就是民國26年至34年之間。

朝日酒家曾在林邊紅極一時,當時另一間有名的酒家就是位於今火車站附近的「南海樓酒家」,不過那棟建築就沒能夠保留下來,如今已遭拆除。朝日酒家的建築是RC加強磚造,一樓是接待大廳,二樓是舞廳,二樓處為天井,兩旁是小房間,這當時是林邊最大的酒家,約有二十名的藝妓,多半是林邊在地人。後來在光復之後,林邊的酒家產業又曾一度興盛起來,不過就不再是「南海樓」、「朝日」這兩間已經結束營業的酒家,取而代之的是「新桂芳」、「蝴蝶」酒家等後起之秀。

酒家產業的興起與衰弱代表的是當時台灣整體產業轉型的軌跡,「南海樓」與「朝日」酒家興盛的年代,正是日治時期,當時林邊的望族頗多,生活富裕,在屏東地區算是相當繁榮的鄉鎮,另一個足以媲美的鄉鎮就是萬丹。林邊許多大戶人家過著奢華的生活,因此部分名門望族的公子哥兒就經常來到燈紅酒綠的酒家飲酒作樂。當時林邊的興盛其實和日治時期的賦稅制度有關,耆老說道,當時林邊和佳冬分屬兩個不同的行政區域,但是林邊望族的土地分布卻遍及整個佳冬,且那時土地租佃制度尚為改革,佃農跟地主租地後,年收入的六成必須交予地主,只有四成留為己用,於是擁有大片土地的地主僅需坐享其成,耕作的成本與風險均由佃農自負,這種不平等的狀況一直到國民政府的土地改革政策實施後才改變。而日治時期的稅收也是按照土地所有人所設籍的地點來收取稅賦,因此縱使土地多半位於佳冬鄉,然所有權人是林邊人,因此土地稅收也就交予林邊的行政區域,因此公部門也就相對擁有較高稅收來建設林邊。但酒家所涉及的關係複雜,並非一般所謂的正派經營,朝日酒家的收入也是大起大落,終於在日本戰敗的那年決定中止營業。而光復後的一波酒家產業之興起─「蝴蝶」、「新桂芳」,其實是與台灣香蕉產業崛起有關,1963年日本開放台灣香蕉進口,蕉農瞬間從香蕉種植中賺取暴利、瞬間致富,因此到相約到酒家消費撒錢也就成為蕉農們的文化,大量酒家也應運而生,不過這批風潮也只延燒到七○年代初,香蕉產業便因競爭能力不足而迅速衰弱,當然酒家產業也隨之逐漸沒落。

講到朝日酒店,就不能不提林邊眼科,更不能不提醫師─楊友香。佳冬楊家古厝的子孫楊友香,年輕時曾在日本長崎大學附設醫院當過眼科醫師,後來日本戰敗後就回到台灣,台灣光復初期,全台灣眼科醫師不到100人,屏東縣眼科醫師才5、6人,當時台灣砂眼及眼臉內翻症流行,所以楊醫師選在民國35年返國認為林邊商機無限,就買下朝日酒店,掛起「林邊眼科診所」招牌執業,取名「林邊眼科診所」。把燈紅酒綠的地方改為懸壺濟世的診所。楊醫師接手後,並沒有做太大改變,只有把天花板和二樓地板及大廳樓梯改為水泥,後來一樓作為診療室和廚房,二樓不做使用,但內部仍是酒家的格局。楊友香的父親楊阿連,以及哥哥楊友登,都曾任佳冬鄉長,也算是政治世家。不過因為經歷228事件,楊友香對於政治並不感興趣。更重要的是,楊友香還曾與台灣獨立之父─彭明敏有過一段淵源,當彭明敏還在日本時,遭到盟軍轟炸而被炸斷左手臂,那時他擔任長崎大學救護隊醫師,率領護理人員搶救傷患,為彭止血和包紮,雖截肢能保住性命。

1915年出生的楊醫師一直到八十多歲都還在看診,雖說台灣健保制度實施後,他因沒加入健保而生意清淡,而現在林邊眼科早已不再營業,這棟樓房建築也因此成為閒置空間,供人憑弔。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