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邊海產街,海鮮繽紛樂,「要到墾丁前,先去林邊呷海產」!

民國65年,台17線通車後,林邊段沿線的海鮮餐廳就雨後春筍般的蓬勃發展民國七、八十年代的時候達到顛峰,「要到墾丁前,先去林邊吃海產」是許多觀光客的既定印象,也有許多人不辭遙遠路途,特地包車南下到林邊大塊朵頤,林邊海產的魅力,當時是如日中天。

 

2013年停業的「永興海產」,一直以來都海產街中的龍頭大佬,也是全國素負盛名的海鮮餐廳,餐廳上鑲嵌偌大的「V」字符號,是永興的正字標字。過去在永興海產執業的廚師透漏:永興的廚師在製作料理時,並不像一般的家庭或小店是客人點了一份才炒一份,不只是永興,許多海產店的作法是廚師在廚房接到點菜單,客人點了一份就要炒十份,否則肯定來不及出菜,例如炒飯,也無法像電視節目上的廚師表演甩鍋,因為他們要炒的數量很多,是無法舉起鍋子甩的。而在過年期間,永興幾乎是從開業到打烊都人滿為患,許多人排隊等候,老闆的工作不是拜託客人來吃,而是拜託客人不要來,足見當時之盛況。永興海產可說是林邊海產店中最早期的老店,這與老闆林連白的妥善經營密切相關,林連白的母親原本是個賣肉圓的流動攤販,據說她做的肉粽非常之好吃;後來林母承租了一家店面,經營麵攤,位置就在目前7-11便利商店附近,龍貓古早味肉粽的旁邊;其後,在民國五十多年,永興海產才在現在的位置開張。關於林連白,陳少卿老師對他的為人和管理方式都豎起大拇指給予肯定,據陳老師指出林連白的為人客氣,少有大老闆的架子,也從不以借貸方式來投資生意,當時他經營的永興有不少營收,他自己並不是自私的人,對兄弟姊妹視如己出,他們有的(東西)自己不一定要有,但是自己有的他們就一定要有。其實不只是陳老師,許多鄉親對於林連白都是相當肯定的。林連白因病過世後,由弟林國龍接手,林國龍一直在政界發展,曾擔任鄉長、省縣議員、立法委員,接手永興海產後經營不善,政治失利以及其他投資事業都讓其蒙受巨大損失,終於永興海產在開業了五十多年後,也遭查封交由銀行處理的命運。

 

和永興同期的海產街老店還有永樂海產,也是民國五十多年就開業,位置就在現在的7-11超商,永興海產對面的轉角,現在也已經沒有在營業了,原因是老闆與政治牽扯,並且投資失利,以至於不得不吹熄燈號。永興和永樂開業之後也有許多海產店的後起之秀,例如大福樂就是一例,民國65年開業,至今也已經近四十年的時間,他最有名的菜色就是「肉米蝦羹」,是古早私房菜,酸酸甜甜非常爽口,頗受好評,現在已經很少見了。大福樂海鮮飯店也算是地方上頗受好評的海產店,過去家族中的陳長振擔任鄉長時,許多政商界的人士都會去大福樂請客、應酬,算是一種交關的方式,更讓大福樂的生意到達一個巔峰。

 

一般的說法都認為林邊海產街的興起跟台17線的通車有關,但是現年77歲的陳少卿老師的觀察,他認為林邊街上的這條中山路在日治時期就已經是柏油路,台17線的通車雖然讓交通更為便利,但海產街的興盛應該還跟一項產業有關:香蕉,這是大家普遍忽略的因素。事實上香蕉帶動的行業不僅止於酒家,它也帶動其他高消費的產業,海產店的消費普遍較一般餐廳為高,當時因為香蕉產業瞬間獲取暴利,相對帶動其他行業賺錢,人有錢了就敢花錢,高消費的海鮮餐廳於是在那個時期蒙受其利,當時人們知道林邊有知名的海產店,於是人潮就聚集過來林邊街上,許多人見到已經開業的海產店人潮多,見到商機,也就跟著開啟海產店,所以才造就了林邊海產街的盛名。只是香蕉產業的巔峰持續不久,另一個重要因素恐怕是碰上接續而起的台灣經濟起飛時期。

 

奇妙的是,許多海產店都跟地方政治有密切關聯,舉凡議員、鄉長甚至立委,在《社區如何動起來?》一書中,長期關注林邊鄉派系的楊弘任就指出:「連喜慶宴客或招待親友都分得出派系屬性:在林邊有三家知名海產餐廳,如果你與舊派網絡有所淵源,自然會到舊派前任立委所經營的永興海產宴客;反之新派的畢竟光顧新派鄉長所開設的大福樂海產店。至於傾向民進黨的,則必須避開前兩家餐廳而到阿義海產宴客」。可見地方派系文化對於海產店商務的劇烈影響,海產店的主要收入是源自過去的政商人物應酬、喜慶宴客等,往各自系屬獲支持之派系相關海產店靠攏、交關也是人之常情。

 

海產店不斷更替,因為各種因素,有些老店無法持續而停業,例如早期的高興海產;也有許多後起之秀,例如阿義、德義海產,是兩兄弟所經營的較新的海鮮店。有些新海鮮店往往在已經吹熄燈號的舊店原址上開業,店家更替隨著時序推移。不過這幾年來,海產街的生意已不如以往,前縣長蘇嘉全恐怕難辭其咎,已經推行十多年的東港黑鮪魚季在縣府的推銷下,為東港吸取了龐大的觀光人潮,位於東港鎮旁的林邊鄉反受其害,海產街的鋒芒被黑鮪魚給遮蔽。當然東港十多年來不斷給東港的海產商家進行培力和改造過程,以符合現代觀光市場的模式和需求,也許才是東港海鮮產業超越過去的海產強者─林邊海產街的主要原因。陳少卿老師過去在林邊的海鮮餐廳用餐時,曾聽到鄰桌的東港民代感嘆:明明東港才是漁獲產地,但我卻必須帶人來到林邊吃海鮮。當時林邊海鮮餐廳食材供不應求,還必須到東港批進漁獲,但現在的情形似乎已經逆轉,在月刊172期對於某海鮮餐廳的老闆娘之專訪內容中,她提到現在在林邊抓到的新鮮魚產卻較少銷售到在地店家,反而是輸出到東港的漁市去。雖然不勝唏噓,但也可足見產業興衰對於經濟生態的影響。

 

目前在地NGO與海產街商家正攜手進行行銷與培力,結合當地海濱新鮮食材,盼能再現昔日風華,部分海產街商家也積極學習並尋求改變,希望符合現代人的消費模式,重新找回客源。

 

(本文訪談紀錄與資料整理,海產街之史料蒐集仍在進行中,本文僅供參考,也歡迎大家共襄盛舉,把您對於海產街之記憶和認知提供給我們分享)

 

資料來源:

楊弘任,2007,《社區如何動起來?─黑珍書之鄉的派系、在地師傅與社區總體營造》、

〈心甘不移〜於此交集生命努力過程的飯店娘〉,《林仔邊月刊》,172期。

陳少卿老師口述

分享吧!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