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 營造林邊河堤花園 / 全國河堤觀摩在林邊

  在林邊文史工作室成立前的兩年,一群人主動拿起掃把,由掃街、淨灘、清溪做起;有別於傳統的活動方式,從與在地環境的思維出發;在母親節舉辦「為媽媽種一棵愛心樹」、中秋舉辦「林邊織美」音樂會、以林邊學校社團為主角的「跨年晚會」,帶領孩子認識招潮蟹、紅樹林等潮間帶生物。和小朋友一起全鄉大露營,夜探螢火蟲……,林邊鄉民於是知道「林邊文史工作室」不同其他社團,是在地陪伴大家成長的好夥伴。

  民國88年,當一條土岸堤防要被政府改為全覆式的水泥堤防,工作室積極與第七河川局溝通,希望在靠林邊溪面與堤頂覆以水泥,面向村落的斜坡則種草皮、設計花檯,由義工負責認養照顧。從此,林邊鄉親多了1.2公里的休閒空間,之後更激發志工努力打造出將近2公里的「河堤花園」,同時經由天下雜誌和電子媒體報導,林邊人有了自明性。

  為活絡家鄉主要的生活產業─蓮霧,籌辦「花現林邊蓮霧節」。為了突顯環境的美,商借進入主會場動線上的私有閒置空間,加以綠美化改造,創造了「水月池」、「阿明居」、「水源地戶外展示博物館」…2000年與2001年的蓮霧節,打響「林邊黑珍珠」名號,成為品牌,讓林邊鄉民更有尊崇感。

河堤花園之始末

  從88年10月,一群義工加上贊助人與認養人的努力,使河堤花園在幾個月成為林邊人的驕傲。三不五時有人拿著相機拍照,偶有他鄉外客來參訪,或其他鄉社區來觀摩學習。電視媒體與平面媒體的報導,把它當做社區營造的典範。曾經有媒體記者提到,當她得知有人是以如此態度來面對近乎冷酷的堤防,她太感動了,因為台灣已被無情的堤防,消波塊包圍,宛如一座冰冷的監獄,看到冷酷的堤防有了新生命,怎麼不叫她心動?因此來採訪林邊這群義工。

      曾經有朋友說,林邊得天獨厚,有林邊溪、南北大武山,有河濱公園、游泳池,有河堤花園、有這群義工,讓人們感情距離都拉近了,散步、運動會彼此微笑、打招呼,好像他小時候的榕樹下會埕前的記憶。當看到爸爸媽媽帶著孩子來拔草,看著低頭默默拔草、澆水的義工,我想林邊人正在寫下這段美好的歷史。為使這段歷史能更清楚,我就將這段過程記錄下來不使它留白。

88年3月的一份文

  一次工作室的會員在一起閒聊討論,感到台灣宛若一座監獄;海邊、河邊、溪邊的堤防將人們禁錮著不得親近屬於海洋國家得天獨厚的水,而且冰冷的水泥正是監獄的象徵,心靈不得解放,但又是如此的莫可奈何。當時擔任立委的曹啟鴻老師有感於此,提出在舊有已完成的水泥堤岸請省水利處第七河川局築花台座,上植馬鞍藤、蟛蜞菊和矮仙丹,當完工後,一陣豪雨沖垮了兩座花台,於是施工單位再以鐵條固定,當然大家也看得出來這並不是最好的方法,舊堤新花71台原本就不是最好的設計,但也是權宜之計。

      當第七河局有意在竹仔腳段再度整治河堤時,曹啟鴻老師即建議以面溪斜坡為水泥結構,堤頂為步道磚,面村之斜坡以草綠化,花台植花美化。在87年,88年工作室曾辦過幾次社區觀摩,到崁頂鄉越溪社區,萬巒鄉四溝社區,美濃鎮鍾理和紀念圖書館,里港鄉河堤,橋頭鄉五里林社區,對於各社區的綠美化工作極為羨慕。尤其是對里港鄉河堤綠美化工作義工認養留下深刻印象,88年3月由曹啟鴻立委服務處轉來一份文,第七河川局將對林邊竹仔腳段河堤綠美化工作開說明協調會,工作室成立以來從未參加過協調說明會,有的只是講習會、觀摩會之類的學習型會議,協調說明會是第一次。於是邀請第三老人會翁昆山先生,陳先生和黃琇金師姐,代表工作室、老人會、慈濟,前往位於屏東的第七河川局辦公室。

 

縣議員、公所,附近地主的不同意見

  當到達會場時河川局副局長報告概略情形後,才知地方上有不同的意見。當彼此說明立場,不同的意見認為有草會有蛇鼠出沒,草若管理不善會導致雜草叢生,和舊有河堤沒有兩樣,附近地主即長期受此之苦,因此認為三面皆水泥強度夠,管理上也方便。而義工的立場認為里港可以做,林邊應該也可以做得起來。
最後副局長裁示先以原先計劃(即面村之斜坡植草皮)施工,義工認養兩年看看,若成效不彰再以水泥覆之。會議只是一個溝通,並無絕對的對或錯,公所,附近的地主考量也有其道理,認養綠美化只是給河堤另一種做法,另一個機會。

 

工作室的評估與可動用之鄉內資源

  既然已口頭上願負完工後認養之責,以有限人力絕對不可能負起如此之重責,於是就鄉內之常設團體評估工作室,長老教會、老人會(坡度太陡恐生危險,而未特別邀請老人會認養)、團委會、體育會、仁和村惜村文化工作隊、民主促進會,及後來成立的永樂村義工隊,這些都是長期在鄉內默默奉獻的團體,都可以邀請共襄盛舉,當然還有可愛的眾鄉親-散戶。

 

完工與豪雨,深溝與雜草

  第七河川為了趕在6月底前的精省作業,在施工上顯得倉促,其間工作室亦曾與第七河川局溝通,譬如斜坡太陡,應可將護牆加高30公分~45公分,降低坡度,但護牆礙於合約,無法更改。要變更設計,工程勢必拖延,雨季將至,後果堪慮。又有些土取自林邊溪床,溪床芒草,甜根子草地下莖太多,建議經篩過再填較無後患亦未被採納,再者植草皮可撒種子覆以不織布,草的發芽成長較佳,草籽應選假撿草或地毯草較佳,不要如現在之百慕達草……種種建議均無法如願,往後的工作將事倍功半。

  當六月底完工,接下來的雨季,工作室隨時關心,但草未長滿雨直直落,土壤流失,雜草紛紛冒出頭,除草、修剪均不易,不過在雨季工作室亦不敢有動作,只怕徒勞無功,這段時間,是大家最沮喪的時候,鄉民背後大概也多所怨言,不過也因為有這段時間,讓大伙得以討論如何再重新規劃。

十月份的某一天:義工的力量

  雨季稍過,大家迫不急待的想出來舒展筋骨,有人已從堤防的後段,荷鋤、提水桶、扛圓鍬,鋤的鋤、鏟的鏟,一桶一桶的土往深溝裡倒,不要小看那一條不滿一尺深的溝,一百桶土還填不滿它,站在斜坡上甩桶子,實在有夠累,累到有些人翹班,有些人改做其它工作,但土還是得填,低窪之處還是得補,已經不記得幾個工作天,動用了多少義工,想到那時的工作情形,腰彷彿又酸了起來,桶子的重量又感受到了,好不容易後兩段回填稍有個樣子。

除雜草.填土.排木樁.植花

  1000支的廢電線桿,曹啟鴻老師自嘉義雇車載回來,另一段瘋狂的日子於焉展開。鋸電線桿、排木樁、植花、種花,將原有的馬纓丹除去,朱槿重新修剪,女貞、黃蝦花、雪茄花、非洲鳳仙、矮牽牛、金露花……植入,鄰近地主看了感動,也有幾位加入我們的行列,累是累但有人送來點心,加上旁人的打氣,讓大伙有精神繼續做下去。那是一段值得回憶的日子,不是一次的活動,也不是一日的工作,一群義工共同完成本來應該是政府單位應該做的事,本來是重型機具做的事,但一群人以勞力來完成,彷彿七、八十年前我們的鄉民前輩在築林邊堤防的樣子,當然八十年前那一群人,我們是不足比擬,但心思彷彿得到交流。

第七河川局受感動與配合填土

  義工在短時間內無法達成全程的工作,加以每位義工都有自己的職業,曹老師請來張課長參觀義工的成績,張課長大為感動,請包商以大怪手及十車的土來回填流失的斜坡,此時義工群,團委會的弟兄們,民主促進會的朋友,原本零星幫忙的,也在此時聚集加入將工作完成,尤其是木樁,後二區,參差不齊,粗細不一,也都在專業的和雄兄、馬蓋仙、洪大的指導下,完成了具有水準以上的排列,回想起那一段工作到天黑的日子,想想那群義工的臉龐,心中浮現陣陣的甜蜜,義工的勞力最美!

花圃的形成,團體的認養,鄉民的驕傲

  當硬體的填土,木樁、草皮完工之後,其實還有更細瑣的事要做,草皮、花圃總不能靠下雨灌溉,因此埋設水管,設開關,裝噴水接頭,靠著武達兄的專業和多次的嘗試錯誤才有今天的便利。其間,福興行的捐贈水管讓大家倍感溫馨,而與縣政府水利課完成認養手續,鄉公所慷慨的提供水電,也讓工作得以順利進行。在鄉內團體溝通上,感謝松柏園藝、福興行、永樂村義工隊、團委會、林邊基督長老教會、民主促進會的認養,當然還有不屬於團體的個體戶,不定時的投入義工行列。
花圃在縣政府補助未撥下之前,許多人自掏腰包購買花苗,也有從家裡花園提供草花,在專業知識不足之下總算把花圃給填滿了,但未來應依季節來調整花的種類,讓花圃能美麗又有新鮮感。

  當花圃在細心照顧下漸具雛型,開始有路人甲,路人乙,批評那個花圃不用心,那塊草皮不修剪,到河堤花園散步的人越來越多了,指指點點,我們感受到那份(關心),而不是漠不關心,讓大伙感覺到(希望)與鼓勵,開始也有鄉民帶著親友來參觀,外地人也來觀摩,媒體也注意到,林邊有一個地方,有這麼一群可愛的人,也激起大家往更美好的方向去規劃。

三、四月……義工狂想曲

  堤防的綠美化,大伙已有幾分滿意,但看看路的另一側盡是雜草和石子,有人提議撒一些花種子,插一些馬齒牡丹,種一些非洲鳳仙,應該可以美化遮醜。幾天的沉靜,又有人提議要做就做好一點,填些土,打些木樁護土,再以步道磚區隔,結果,真的動起來了,填了幾萬塊的土,幾十位義工又是釘木樁,又是排步道磚,拉水管澆水……真是有夠打拼,施工一流,直逼職業水準。
完成硬體設施接下來便是鄉民的參與,兩次的大家逗陣來種花,一方面媒體爭相報導,另一方面也因鄉民認同,參加的家庭極為踴躍,看大家為了如何將圖案排列美觀,多次變換盆栽,終於排出最佳圖形,那時的歡樂感受,令人感動不已。當工作結束,回頭看看大家的努力成果,大概不用再言語,唯一的共識是要做就要把它做好,才能得到鄉民的認同。這塊花圃給大家的啟示亦在於此。

踴躍認養

  每一區塊5公尺長對認養者並不是太大的負擔,小朋友帶著家長一起來認養,19塊花圃很快即完成認養。黃昏時候散散步已成了幾個家庭的常規,那一段時間裡,鄉民共同的話題是你有沒有到河堤公園看一看,那裡真漂亮。親朋好友到林邊總要招待到那兒看看,偶而也有社團,外縣市朋友到此一遊,這是林邊鄉民的驕傲,不以政府經費補助,自力完成的典範。
這樣的成績下,當工作室再向鄉民提議,借用土地做花圃,或花池,都得到爽快的回應,令人感動,大家有心讓林邊成為觀光點。冬山河的美,亞哥花園的美,那是政府或財團的經費堆砌而成的,但林邊的美,美在人的心,美在那一份感情,這是別處比不上的。

  時逢南二高,大鵬灣開發在即,當車行經過林邊,多麼期望他們停留,過去前人努力使林邊海產、林邊蓮霧揚名立萬,這一刻我們期望以林邊織美讓外地人在林邊駐足,在林邊消費,讓林邊蒙其利,共同為林邊貢獻一份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