崎峰姥祖廟,過去林投樹林中的小草廟

47c5fadc8afdb18f8fa699148ebe35ef7a6c35f9.jpg

位於水利村與崎峰村的交界處,有一座慈惠宮,事實上,他是一間侍奉姥祖的廟宇,並且在2012年才完工的,因此看起來很新。不過這間廟宇在原址上,過去是一間屬於簡樸馬背造型的廟宇,不似村廟燕尾型式。依據許丁簒先生 ( 許先生是地方士紳,經營漁塭養殖事業有成 ) 之次子許維澍先生口述:當他讀國民小學一年級時 ( 民國27 年生 ) ,為民國 33 年,在一處長滿林投樹之叢林,有一條羊腸小徑通入林投樹林裡面,內處有圓形空地,並在空地中間蓋有一簡陋之草堂,座向為座東北向西南,可能是因年久失修,草堂有相當大之傾斜,是時許要入內取出香炉時,是用爬進去的,當時許維澍先生奉父親許丁簒先生之命打算重建姥祖草堂,且以擲筊方式求得姥祖娘娘之允許將方向與地基點移至靠路邊。不過也有傳說姥祖廟原先的位址是在墓地(目前所在地原先為墓地),經過託夢後人們才找到姥祖廟。

第一次改建的姥祖廟位就位於鄉道 128 線上,建材以竹為主並稍擴建至能容成人入廟膜拜規格,方位亦更改為座南朝北。姥祖娘娘神威顯赫、香火鼎盛,直到民國 39 年,許丁簒先生再求得姥祖娘娘之同意,將竹材建造草堂改用水泥磚瓦建築之馬背造型的廟宇,供各位善信大德朝拜 ( 該廟宇如附照片 ),是為第二次改建。根據荷蘭時期的台灣地圖以及康熙台灣番社輿圖,鳳山八社的馬卡道族人,大都分佈於屏東平原兩邊濱海平原,以及沿下淡水溪東岸的沖積平原上,不過目前林邊地區的馬卡道人除了被漢人同化「兩目黝深、瞪視似稍別」的族人,還散居於原住地外,大都已經來到到屏東平原潮州斷層的沿線上,也就是由高樹鄉大津到枋山鄉枋山村一段的礫石層,有些族人更往南來到恆春半島及後山的台東一帶。

後來姥祖廟還經歷第三次改建以及現在的第四次改建,在姥祖廟裡,並沒有看見向其他地方的姥祖廟依樣供奉著檳榔、香菸之類的,而是供奉著水果、餅乾糖果,在地的大姊說供奉什麼供品完全是靠信徒的心意,並沒有規定。早年在流行大家樂時,許多人來到這裡求取名牌,如果靈驗賺錢的話就會還願,捐贈之類的,但如果沒有靈驗,神像則遭人報復,就的姥祖廟之神像就曾因信徒沒有中獎而將神像的手臂敲斷,現在的神像是去年跟著廟宇一起重塑的,並不是原先的那座姥祖神像,當地人稱姥祖為「姆娘」。姥祖原為當地馬卡道族人的祖靈信仰或神祇,多半以瓶子、壺器、石頭作為象徵,甚至也可以是無任何實體物品代表象徵,不過漢人移入後,便將姥祖信仰融入漢人民間信仰中,並將姥祖刻以金身以膜拜,這就是土著信仰轉為移民文化方式呈現的案例。

當地的大姊說之前曾發生主事的人(類似廟公或爐主之類的)把信徒捐贈的香油錢納為己用,有了那次的教訓,所以去年要重新建廟時,信徒便不再捐錢,轉捐贈物資,例如A捐贈砂土、B捐贈磚瓦,以這樣捐贈實物的方式進行,避免資金又被挪為己用的疑慮。信徒們合力重建的新姥祖廟,規模依舊不大,據說在改建新廟前,曾請姥祖娘娘暫時安身在一旁的電箱中,建好廟之後才請回新廟安置。這間姥祖廟的起源,有聽聞是從水利的安瀾公所分身出來,但據筆者訪問安瀾宮的信徒,則說並沒有什麼關係,當初的實際情形,姥祖廟已安置在當地多久的時間,至今恐怕已無人知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