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鵬灣區歷史建構-行政沿革與人口變遷

大鵬灣吊橋.jpg

行政沿革與人口變遷】

民國34年(1945,昭和20年)8月14日,日本向盟國宣布無條件投降,9月9日由奇中國戰區總司令岡村寧次大將在南京向我最高統帥代表柯應欽上將簽遞投降書;接著於10月25日上午在臺北公會堂(今中山堂)舉行臺灣地區受降典禮,臺灣全島熱烈慶祝光復,大鵬灣地區的歷史脈絡再次有了重要轉折。光復後,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為求利用原有行政區域基礎,以便於推行政令,將原來五州三廳十一州轄市,改設為八縣、九省轄市、二縣轄市。縣以下則設區,為縣政府之補助機關,即依照原有郡或支廳支區域改設。關於大鵬灣地區的行政沿革與人口變遷情況可說如下:

一、行政改革

當時的劃分原則是按照舊市區劃,但將名稱略作改變,恢復為省制。州廳改為縣,郡改為區,街改為鎮,庄改為鄉;州廳役所改為縣政府,郡役改為區署,役庄改為鄉鎮公所,下設村里鄰各置辦公處。在此情況下,民國35年(1946)1月,各縣市政府分別成立後,東港郡就改為東港區,隸屬於高雄縣。大鵬灣區的東港街、林邊庄、琉球庄遂在35年的1月份,分別廢街庄役場,改為東港鎮、林邊鄉及琉球鄉。

民國39年10月,本省積極實施地方自治,政府鑑於部分省轄市經濟貧弱,各縣人口不均以及各縣市面積過大等因素,不利於實施地方自治,乃將各縣市行政區域作全面調整,分為高雄、屏東兩縣。大鵬灣地區諸鄉鎮自此歸屬屏東縣轄區。

不過,在林邊鄉卻有變化。溪洲地區原本歸屬於林邊鄉,但是由於區域遼闊,人口稠密,交通不店,民眾為辦理公務而奔走西州林邊之間往返日感勞累,又兼林邊鄉第三屆鄉長選舉問題促成鄉民之不滿,於是紛紛提起分鄉之議;經地方人士極力爭取,才在民國40年3月1日奉准,與林邊分鄉成立溪州鄉。在分鄉交接之際,林邊鄉提議以牛埔溪為界,此議造成兩鄉為同安村與南安村的之歸屬而發生爭奪,後經上級決定交由該村居民投票選擇,結果絕大多數贊成歸溪州鄉管轄。

可是自成立溪州鄉公所後,因與彰化縣溪州鄉公所同名,故而經常造成公文投遞錯誤之困擾,因而經該鄉提議,以該鄉位於臺灣南部,且有南州出賢人之典故,遂於民國45年7月1日起改名為南州鄉。

二、人口變遷

在以人為主軸的歷史脈絡中,首先從人口數字上的變化來瞭解大鵬灣區的發展情況,此處再分別從質與量兩個角度來觀察:

(一)量的方面

先從大鵬灣區的整體人口數來看(參見表1-4-1),光復後第一年只有四萬七千餘人,而在五十年後則有九萬四千餘人,半個世紀中,人口增長約一倍,與日本時期的成長相當,部過其中的演變原因卻大不相同。

若是從發展的角度看,光復後的前十年間,人口成長的速度非常驚人,十年間可以多出約44%的人口,此後就逐年衰退。到了第四個十年(75年)時,灣區人口首度突破十萬大關,可是到85年時,人口反而負成長而不足十萬人。

要說明這種現象可以進一步地從鄉鎮間的比較來觀察,前半期是以位於內陸且以農業為主的南州鄉人口成長最慢,後半期則是以交通最不便的琉球鄉成長較慢,平均而言則是以東港鎮的人口成長最快;甚至在85年時,只有東港還能維持正盛障,琉球鄉的人口流失最嚴重。

箇中原因則是要從「邊陲/核心」的觀點來解釋。遠從清朝以來,東港因為有港口,所以一直就是大鵬灣區工商經濟的核心,相對而言,林邊、南州、琉球就是東港的邊陲,但是由於東港的港口機能在日本時期逐漸被高雄港取代,因此高雄逐漸成為臺灣南部的核心,而整個大鵬灣區就成為高雄的邊陲了。在農業為主的時代(日本時期)中,農業生產部門能夠提供足夠的就業機會能夠留住人口,唯東港的商務人口移往高雄發展,所以才會形成日本時期東港的人口成長慢於林邊、琉球的現象。但是到了工商業時代,製造業和服務業都集中在都會區,從而吸引了鄉村邊陲的人口移往都市核心,而且工商經濟愈繁榮,這種現象愈加速。而臺灣在光復後的這幾十年來,正是逐步地從農業社會轉變為工商業社會中;高雄成為台灣南部的核心,大鵬灣地區是高雄的邊陲,但東港又是大鵬灣地區的核心,林邊、南州成為東港的邊陲。

這就是為何大鵬灣地區整體的人口成長逐年趨緩的原因,甚至到近年人口出現負成長;這同時也是為何東港的人口會高於其它三個鄉的原因。所以在日本末光復初的時候,林邊與南州合計的人口只差東港一千人左右,可是隨著工商經濟的發展,差距逐漸加大,到85年時,這差距已有一萬一千人了。

若從社會變遷的角度來看,光復初期平均每戶的人口還有6.2人,但到了85年的時候,戶量只剩4.02人,相差約兩人,顯示出傳統農業社會的大家庭制,逐漸轉化成工業社會中的小家庭制了。但是相對而言,單身戶的數字也不斷成長,55年時還只占灣區,總戶數的4.3%,但到了85年,則已占了總戶數的15.4%,這是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因為通常單身戶的行程是來自於子女出外工作後,留在家鄉的老年人,這些單身戶的身心醫療、社會安全以及關懷照顧等都是需要注意的課題。

(二)質的方面

日本時期還有對生蕃、熟蕃以及閩南人、客家人所做的統計調查,在光復後則只剩下對原住民的調查數據,但在此數據中並不包括平埔族人,因而此處也無從得知在族群上的分布狀態,只能大約從歷史源流上推測應該還有若干馬卡道族人分布在東港的南平里、林邊的水利村’以及南州的壽元村一帶。

若是從生產的觀點來看,大鵬灣區民眾主要的生產活動是農漁業,因而此處說明農漁業人口的情況及其演變。先從農業人口的情況來看(如表1.4.2)中的數字顯示大鵬灣地區的居民從日本時期到光復初期,大約都有一半的人口從事農業生產,一直到民國55年之前都還有四成五以上的民眾是以務農為主,但是到了民國65年之後,農業人口的比例顯著下降,在75年已不到人口的四分之一,到了85年,農業人口只剩下13.3%,此一數字意味著大鵬灣地區工商經濟快速發展使得人口職業結構產生重大變化。

再從鄉鎮間的比較來看,東港一直就是農業人口最少的地區,光復初期還不到三分之一在民國85年則只剩6.6%了。琉球鄉的改變最大,五十年前約還有五成左右的人口務農,可是在85年卻只剩1.3%的人在務農。至於林邊鄉和南州鄉的情況就很有對比的趣味,兩者在四五十年前務農的人口比例差不多,都超過六成,但此後林邊務農的人口逐年減少,在85時剩下17%;可是南州鄉在85年還有四成的人口在務農。這種現象一方面表示本地區工商經濟的發展在四個鄉鎮有很大的不同,同時也表示四鄉鎮在城鄉面貌上的差距也逐年加大。

再從漁業人口的情況看,如表1.4.3所顯示的:整體而言,雖然各年頭時機有好壞,從事漁業的人口有所變化,但大致上大鵬灣地區的居民約有三分之一左右的人口是以漁業為生。其中以琉球鄉的居民從事漁業所占的比例最高,約有八成左右,東港次之,約三成附近,林邊再次之,約不到一成,只是點綴性質。

若從漁業人口中再進一步的觀察(如表1.4.4),雖然近海漁業和內陸養殖業是最主要的漁業活動,但是遠洋漁業與海面養殖業也有逐年增加的趨勢。在光復初期從事遠洋漁業的人口根本沒有,最近二三十年來才逐漸增加,其中以琉球鄉的民眾從事遠洋漁業的最多;另一個趨勢是利用海面養殖的人口也逐年增加,相對的則是沿岸漁業的從事人口正逐年減少,民國55年時有近八千人,到85年時只剩一千三百餘人,顯示出沿岸漁業資源的枯竭。若從鄉鎮間的差異來看,琉球鄉主要是近海和遠洋漁業,但缺乏內陸養殖,東港則是各項漁業活動都相當蓬勃,林邊和南州同樣都是以內陸養殖為主要漁業項目。整體來說,從人口變遷的角度來看大鵬灣區,東港已經是個著重在工商服務機能的城市,林邊鄉也正朝此道路發展,琉球則是個漁業的專業地區,只有南州還維持著農村的面貌。

出自《大鵬灣風景特定區之人文資料調查研究》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