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鵬灣區歷史建構-行政沿革與人口變遷

1.jpg

【行政沿革與人口變遷】

日本統治台灣凡五十年,在此期間大鵬灣地區行政沿革與人口繁衍都與前代有很大的不同,可分項說明如下,如此才能與本地聚落與人群的人文發展面貌有基本的認識:

一、行政沿革

被日本統治長達半世紀的台灣,其行政區劃變動多達十次,由三縣一廳變至五縣三廳。至於本研究所探討的大鵬灣地區(包括東港鎮、林邊鄉、南州鄉、琉球鄉),在其日本統治時期的行政區劃的演變,茲說明如下:

(一)置縣時期
日本據台後,立即設置台灣總督府,參照清代舊制頒布地方機關組織暫行規程,改台北、台灣、台南府為縣,另設澎湖島廳,縣下設支廳。鳳山支廳之行政區域,仍如舊制鳳山縣。惟當時南部軍民抗拒甚烈,新制未能實行,鳳山支廳是徒有其名而已。

1897年(明治30年,光緒二十二年)修改地方行政區域,除原有的台北、台中、台南三縣及澎湖島廳外,增設新竹、嘉義、鳳山三縣及宜蘭、台東二廳。鳳山縣轄元台南縣所轄之鳳山及恆春二支廳之幅員,縣治設於鳳山。本地則設東港辦務署,轄港東中里、琉球嶼。1898年綰編地方行政組織,撤銷新竹、嘉義、鳳山三縣,東港辦務署仍棣屬台南縣。

(二)置廳時期
1901(明治34年)再度變革地方行政區域,廢縣及辦務署,將原三縣四廳改置為二十廳。將台南縣劃分為鳳山、阿猴、恆春等七廳,阿猴廳下再設七個支廳,東港辦務署即改為東港支廳,隸屬阿猴廳。當時林仔邊支庄,庄內分為林仔邊、七塊厝兩區。

1909年(明治42年)再改革地方政制,將原有二十廳改為十二廳,合台南、鳳山及鹽水港廳之一部分成為台南廳。蕃薯寮(今旗山)則與阿猴及恆春三廳合併改為阿猴廳,東港支廳隸屬阿猴廳不變。

(三)置州時期
1920年(大正9年),日本第八任總督田健治郎又行改革地方行政區域,廢廳為州,併全島西部十廳為五州,分別為台北、新竹、台中、台南、高雄五州及台東、花蓮二廳。支廳改為郡,郡下設街庄,山地則設社。高雄州下設高雄、鳳山、屏東、潮州、東港等九個郡。東港郡則轄有東港街及林邊庄等五個庄,此時將七塊厝區之三西和及下廍割歸東港街管轄,其餘之村落改稱為林邊庄。從此之後,本地的行政區劃始行固定(照片1.3.4-1.3.7),再無重大變動。當時東港郡的轄區如下:

二、人口變遷

一個地區的人文景觀基本影響因素之一,是來自於人的方面,因此本小節將針對本地區在日本時期的相關狀況作揖探討,而分別從質與量兩不同的角度來說明:

(一)量的方面

從量的角度整体觀察,大鵬灣地區在日本初期的人口大約只有兩萬餘人,光復後的第一年則達到四萬七千餘人,顯示在日本統治的五十年間,人口成長將近一倍。

再從發展的角度來看,成長在前半期比較慢,爾後逐漸增快,在日本末期最後二十年的人口成長數字非常驚人,十年間人口成長了四分之一強,只有在大戰期間才稍微減緩。這原因應該是日本政府為本地引進了現代化的醫療與衛生設備,使得人口得以在後期穩定成長。例如以昭和七年的統計來看,該年東港、林邊、琉球的出生人數有1,424人,但死亡人數是750人,死亡人數約只有出生人數的一半,顯示出醫療維生的改善促使人口高速度成長。

再從庄與庄之間的比較來看,林邊庄的人口成長最快,東港街的人口成長最慢,甚至還不如琉球庄,這主要原因是因為東港在清代時期,雖然是個開發甚早的港口,但由於泥沙淤塞,港口的機能日漸衰退。到了日本時期,打狗港已逐漸取代了東港(詳見下節),在缺乏商業的誘因之下,東港這樣商業機能的港街居民當然會產生人口外移的現象。譬如以1926年(昭和元年)為例,當年東港遷入人口有410人,但遷出人口卻有515人;相對地,林邊庄的遷入人口有510人,遷出人口則較少,是483人。在如此消長的長期趨勢下,日本初期林邊庄的人口還只有東港街的六成左右,可是到了光復後那年,林邊的口人只差東港約一千人。

(二)質的方面
在人口質的方面來看,本小節從兩個方面來說明:一個是生產的觀點,從其生產活動上的人口分配比例來看;另一者是從族群的觀點來看其人口的狀況。
首先從農業人口來看(如表1.3.3)大鵬灣地區的住民在日本時期大約有一半的人口是從事於農業的活動;其中東港的民眾從事農業的比例,約只有三分之一步到,林邊地區從事農業的人口比例就比較高,約三分之二;而琉球的居民則有高達九成以上的民眾務農。

在水產業方面(如表1.3.4),以1936年的統計數字看,大鵬灣區從事水產業的人口約四千七百餘人,其中以漁撈業為主,養殖業很少,只有一百四十多人。從街庄來看,主要是以琉球為主,有兩千七百多人,其次是東港,但從事人口只有琉球的一半,林邊更次之,不到琉球的四分之一。

比較農業與水產的人口數字發現,琉球庄民眾有九成以上的人口務農,卻又有七成五的名眾從事水產業,這就意味著該庄庄民農漁業兼營的比例較高,相對而言,東港與林邊的民眾則比較屬於是專業性的農民與漁民。

另一方面,若從族群的觀點來看(如表1-3-5),本地的漢人移民主要是以來自福建省的河洛人為主,客家移民所佔的比較甚少,主要集中在林邊庄,而且只佔林邊庄庄民的4%,在東港和琉球都只是點綴性質。值得注意的是,荷蘭時期本地舞台上主角的那些馬卡道族人,到了此時不但未見人口增加,反而是日漸凋零,只剩下兩百多人,主要分布在林邊庄一帶。

出自《大鵬灣風景特定區之人文資料調查研究》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