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鵬灣區歷史建構-日軍進佔與反抗事件

.jpg

【日軍進佔與反抗事件

光緒二十一年(明治二十七年,西元1894年),清廷在甲午之戰中敗給了日本,次年(1895)與日本簽訂了馬關條約,依據該條約而將台灣、澎湖割讓給日本。此一條約對大鵬灣地區來說,產生了決定性的影響。台灣割讓給日本的局勢既已無法挽回,當時的民眾與士紳如丘逢甲等人乃倡議獨立,於是在光緒21年(1895)的5月24日,改台灣省為「臺灣民主國」,建元「永清」,公推台灣巡撫唐景崧為總統,劉永福為大將軍,丘逢甲任團練使,太僕寺正卿林維源為議長,決定以自己的力量來抗拒日本的侵佔。

一、日軍進佔

臺灣民主國成立之後,劉永福專門負責南方的防務,當時駐軍高雄旗後,他的兵力大概將近有兩萬人。負責東港、枋寮間守備的是副將吳光忠,他派遣劉維興所屬恆星營至北勢寮、枋寮;梁士閱所屬忠字防軍前營至埔頭,自己則指揮忠字防軍二營駐守東港,其背後有六堆後援,林邊溪河口還有曾鴻飛所屬的林邊街義勇團守備。可是,就在唐景崧就任臺灣民主國的第五天(5月29日),日軍近衛師團就在澳底登陸了。不久後,陸續攻佔了台北(6月7日)、新竹(6月22日)、苗栗(8月14日)、嘉義(10月9日)等。

在整個攻台的戰鬥部署計畫中,日本南進軍司令部在9,月17日對南進作戰計畫作成決議;近衛師團由登陸挺進至嘉義附近;軍司令部及混成第四旅團則在嘉義布袋口登陸,肅清附近地區;第二師團則在屏東枋寮登陸,並與艦隊配合,陸海兩軍聯合攻略鳳山、高雄,最後,這三路人馬再一起圍攻台南。是故,混成第四旅團在10月10日登錄於嘉義布袋口附近,第二師團則於10月11日登陸於枋寮。

日軍第二師團是在乃木希典中將的指揮下,於10月9日在澎湖島編成,10月10日下午出發,於11日黎明抵達枋寮外海。這一日天氣清朗,風平浪靜,但見岸上居民群集於海邊,不久便逃跑一空,當晚所有人員、裝備皆已上岸。日軍11日清晨登陸後,沿海岸線北上向東港前進,且分派部隊攻向佳冬,在茄苳腳(佳冬鄉佳冬)附近遇到庄民激烈的反抗,以耆老蕭光明為首的一千四百餘名全庄庄民,不分婦女、兒童與日軍進行肉搏戰,雖然犧牲慘烈,但還是無法抵擋日軍的優勢軍火,以第二師團步兵第四聯隊第三中隊為主的日軍,終於11日深夜佔領佳冬。

11日下午1時,日軍已進佔林邊溪右岸,當時的林邊街義勇團在日軍抵達前已望風而逃。12日清晨6時,前衛及右側支隊從林邊溪出發,經新庄(佳冬鄉佳冬西南)往北勢仔庄(崁頂鄉北勢)前進。根據南州鄉耆老口述歷史的資料:南州當時的居民未反抗日本的統治,組織自衛隊,在石頭堆(今南州橋,見照片1.3.1),與日軍騎兵隊發生激戰,經慘烈的廝殺,亦軍死傷慘重,死屍埋在崁頂鄉園寮村檨仔林,俗稱「萬人塚」,如今只剩黃土一堆而已。

 

%e5%8d%97%e5%b7%9e%e7%be%a9%e6%b0%912而另一路主力日軍,同樣於12日清晨6時,取道海岸線朝東港進發,前衛為掩護友隊度過林邊庄西方的湖口,往東港砲擊約一小時,除此外沒有遭到任何的抵抗。當他們到達大鵬灣潟湖的海口時,日軍開始編製竹筏,並且在亂流中乘筏前進,由於竹筏不大,一筏僅能容兩人通過,相當耗時。於是架橋隊便又就地砍材,架起軍用橋,但軍用橋十分脆弱,渡河仍極緩慢。

入夜後,渡橋仍在進行,但部分橋樑卻已不堪受力而毀損,只好以克難方式補助架橋。其後更因風浪加大,險象環生而一度停止渡河。這一番折騰下來,整團人馬完成渡,已是次日(13日)下午3點多的事情了。

日軍首批渡河的人馬在12日夜裡就已進入東港,而防守此地的管帶吳光忠,在接獲佳冬的敗績後,心知此地亦將不保,遂在日軍到達知前往西北方逃去。  日軍一到東港,只見兵營里為數頗多的武器、彈藥、制服及旌旗散置一地,日軍就這麼毫不費力地佔領了東港這個街鎮。

日軍主要的器械、但要等重裝備的兩個梯隊,也在12日下午開始在東港附近登陸,這些部隊包括野戰、電信隊、彈藥大隊、野戰醫院、臼砲隊、臼砲廠部、要塞砲兵及兵部輜重等重裝部落都於十五日之前全部登錄完畢。

日軍第二師團主力進入東港後,駐屯鳳鼻頭各營兵勇望風解散;駐屯打狗(高雄)附近諸營也因糧餉告盡,極其饑困,毫無鬥志;15日,日軍艦隊砲擊打狗砲台後,當地各營相繼解散,一部分向台南潰走,打狗、鳳山以南一帶遂全歸日軍佔領(見照片1.3.2)。

二、反抗事件

從1895至1945年的日本統治期間,在大鵬灣區有見著名的反抗事件,茲分述如下:

(一)林少貓抗日

日本政府在完成對台灣的軍次佔領知後,接著展開血腥的武力統治;這主要是壓制台灣民眾的反抗行動,因為台灣民眾不甘屈服於日本的統治,故而在全台各地掀起了一連串的游擊戰。這一連串的游擊戰,從1895年(明治28年、光緒21年)綺,到1902年止,持續了七年之久,幾乎遍佈全台各處,發生過大小戰役數十次,使得日軍疲於奔命,窮於應付。而與大鵬灣區有關的就以林少貓事件最為膾炙人口。

林少貓,號義成,世居阿猴(今屏東市),是金長美米廠的老板,當劉永福在台發動抗日戰爭的時候,劉氏的部隊甚少,遂在台就地招募;而與參與者大体上有兩種人:一氏草莽人物,如柯鐵虎、簡大獅;二是紳商,如北部北埔姜家與南部的林少貓,北埔姜家的「金廣福」是開墾土地相當有氣魄的家族,而林少貓是碾米廠的廠主,還有規模頗大的商行。少貓與台北的簡大獅、雲林的柯鐵虎,並稱「抗日三猛」,是南台灣各路義軍的盟主。

1895年乃木師團進據東港、阿猴、鳳山等地後,少貓就聯合四溝水莊(今萬巒鄉四溝村)的林天福等,奮力抗日,分攻潮州與阿猴,使日軍首尾不能兼顧。1897年(明治30年、光緒23年)一月十日,少貓與鄭吉生率兩百多名義軍,從東港越過下淡水溪(今高屏溪),擬先劫日軍糧食,然後進攻鳳山街,可惜軍機外洩,不幸失敗,鄭吉生於此役中為鄉土捐軀。

少貓並不氣餒,4月25日又率四百餘人進攻日本東港兵營,同日再率領另一支義民三百餘人攻打潮州憲兵屯所,二十七日義民蜂起,東港、潮州附近交通斷絕,日艦回航東港聯絡,少貓運用神出鬼沒的游擊戰術,面對火力強大的敵人,雖然無法攻克這些地方,卻日軍防不勝防,日夜不得安寧。

1898年(明治31年)總督府開始加徵地方稅,引起百姓普遍不滿,少貓乃趁機於4月23日,率二百餘名義軍襲擊東港辦務署。此後數年,少貓一直持續在今新化、關廟、屏東、潮州、恆春等地進行抗日游擊戰,帶給日軍莫大的困擾與威脅。

  1899年(明治32年),當時總督兒玉源太郎,設計誘降少貓,採取威脅利誘的招撫政策,發動人情攻勢,強迫以軍餉資助少貓的溪州富商楊實(其義女為少貓之妾)等往勸,少貓始歸順,遷居於近豐山街的後壁林(今高雄小港區高松里)。

一直到1902年(明治35年)的5月28日,日軍用狡計調動大批軍憲營,同時包圍了後壁林與溪州庄,5月30日起同時行動,以期必得林少貓而後已;日軍展開血腥的殺戮,完全削減了少貓的部眾,並且在鳳山廳、阿 廳到處搜捕嫌疑者,討伐行動在8月23日才告一段落,慘遭殺害的民眾約四百餘人。另方面根據南州鄉耆老的口述:在日軍進佔初期,日軍一連發動三次大清鄉,掃除反日份子抗日英雄實行大屠殺,一些本地菁英盡喪刑場(現今南州國中操場),大家懾於日本警察淫威,而噤若寒蟬(照片1.3.3)

%e5%8d%97%e5%b7%9e%e7%be%a9%e6%b0%91

在徹底消抗滅林少貓的反抗勢力後,日本官方正式宣布抗日義軍完全 平,日本當局的統治者始告確立。

(二)東港高等事件

1937年(民國26年、昭和12年),日軍發動蘆溝橋事變,對中國展開大舉侵略,日警對於台灣人的猜疑愈重。凡在地方上有名望,而未積極與日人合作者,都被視為可疑人物。鳳山郡下醫師吳海水,乃協助蔣渭水創設「台灣文化協會」之一者,素不為日人喜歡。1974年(昭和16年)11月,日本特高檢舉吳海水、蘇泰山、黃本等人,並刑求黃本供述東港方面有一聯絡機關,其主持人為潮州之張明色。12月8日,日軍偷襲珍珠,日軍防範更甚;高雄州特別高等刑事課,由課長仲井清一主持,趁機滋事事端。1941年8月,日方再檢舉張明色,又迫張明色供述台南市律師歐清石為主謀,捏造歐清石「違反治安維持法」,以屈打成招之黃本、張明色之供詞為證據,而逮捕歐清石、東港之陳江山(醫師,光復後曾任監委)、陳月陣、郭生章、許明和、趙榮讓、洪雅、張恨、溪州(南州)之周慶豐、張朝輝、新園之何寅、陳言和茄冬之王永漳等人,這一事件之遭殃人士,以東港人為最多,故通稱「東港高等事件」,自1942年8月起,於東港街、林邊庄、加冬庄等處捕風捉影,被牽連拘押者多達二百餘人。事件前後遷延三年,最後經台灣高等法院審判:歐清石無期徒刑、張明色有期徒刑十五年。所有遷難者悉被收容於台灣監獄。至1945年(民國34年)九月日本投降被釋放出獄者僅有張明色、郭生章、陳江山、周慶豐等數人;其餘者不識病死於獄中或被盟機炸死餘獄中,就是被酷打而死。

從整個事件的發展過程來看,東港事件根本是個莫須有的白色恐怖事件,是專制政權為了維護既得權益而刻意製造出來的冤獄,可憐的卻是那些無辜受到牽連的平民大眾。

出自《大鵬灣風景特定區之人文資料調查研究》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