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鵬灣區歷史建構- 日本人眼中的大鵬灣風光及構想

.jpg

【日本人眼中的大鵬灣風光及構想】

東港郡在日本統治者的眼中,有許多美麗的風景,並且也提出了若干構想,在此僅就大鵬灣地區的風景,介紹日本人所列出的幾個景點以及他們的看法:

一、東港外塭

大鵬灣天然的潟湖,遠從清朝開始,就有漁民建造土堤,成為養魚池,這就是魚塭;從清代到日本時期都有所謂的四大魚塭(西港、烏樹、大潭、崙仔頂,參見第二篇第一章第三節),在這些魚塭之外尚未利用的部分則謂之外塭。外塭約有二版餘公頃,是一大片面積的水湖。

早在昭和5年(1930)日本官方所出版的《東港郡要覽》上,就已有將大鵬灣潟湖規劃為水上遊樂區的想法。他們的想法是認為「東港的發展遲緩未能突破瓶頸,地方便會沒落。如果有地方人士或有錢有力的士紳,能夠協力配合地方政府,在外塭開闢漁港或水上遊樂設施,將湖畔綠化、公園化,成為一水靜公園,可以提供人們脫俗避塵的世外桃源。」

在日方的描繪下,大鵬灣水境公園的景象將是「竹筏、帆舟、遊艇划行於水面,潮風滿身,洗去塵埃。遊客、釣客能迴避酷熱的夏天,詩情畫意,涼爽絕筆,使之盡情玩樂,直到黃昏日落還依戀不捨,不忍離去。此處於魚蝦豐富,碩大肥美,垂釣甩竿,樂而忘返,還有東港的名產如螃蟹、車蝦等就在附近的魚塭等著。一天玩累了,可以到湖畔的砂丘上戲跑散心;外海的巨濤可在足下嘻戲,破碎的浪花處也可沙浴;當上弦月的光芒從湖面灑下,銀波金波映照,此時在湖邊的小亭中,涼風徐來,品嘗一餐鮮美的海鮮佳餚,再來一壺小酒,真是傾人生之樂又復何求。」

二、海水浴場

東港的公共海水浴場,位於崙子頂海岸(即今日之鎮海公園),設置於昭和4年(1929)6月。此處據日本官方的描述是「面臨外海,海水清淺,沙粒細白,海灘又遠又長,是天然美景的好地方。和鳳山郡管區的汕尾地方隔著下淡水溪指顧相望,遙遠望去還可在黑潮上看見綠色的小琉球島,島邊的帆舟竹筏點綴著此一難得的風光明媚天然好浴場。這是下淡水溪以南唯一的海水浴場,剛開設不久,從屏東、潮州等方面開著車子來此遊玩的貴賓日益增多。」

三、街市發展

「士福在東港西南八浬黑潮中的孤島,全島由珊瑚礁石構成,丘陵起伏,最高峰是龜山路山,標高288公尺,是航海員行駛導航的好目標,昭和三年設置燈塔,導引海上航行的安全。本島沿岸是有數的好魚場,島民多以漁撈為業。

它的美麗風景被日人形容如下:「四季氣候變化較少,當海風吹上山丘,在黑潮的水邊玩水,天空澄清,海水湛藍。此島不見蚊子,四件不須掛蚊帳,可沉睡,是健康之地。若乘著舟筏,帶著蛙鏡,到海中欣賞各式奇岩奇石,色彩鮮豔不曾見過的針其餘而在四周由來由去,此等壯麗奇官好比海中龍宮之城,可稱為琉球龍宮了。」

「夕陽下清風徐來,雙腳浸泡在海水銀波上,只見白沙上足跡的印痕,逍遙自在,氣氛寧靜,引人深思。轉眼向南望去,遙遠相隔的是東港、汕尾,正是燈火明滅,有如夢境。知名的花瓶岩巍然屹立,打在岩石上的清波變成了腳下的浪花,千古不變的壯觀景色,實筆墨難以形容。」

四、東港八景小唱

《高雄州下名所舊蹟錄》的編輯前園滿義還收錄一首曲調,它是以鹿兒島小原良調子詠唱出東港八景,這八景的詠唱如下:

(一)溪州的清風  青田裡的鷺鷥隨風兒起舞,風止停田中。
(二)烏龍的竹橋  在烏龍竹橋下小唱,日落黃昏,薄暮中有心中思念。
(三)鹽埔子歸帆  陽光金波映照歸帆點點,正在回家之路。
(四)琉球的曲譜  姑娘唱、白浪舞、白砂跳。
(五)汕尾的海月  海潮裡激起的浪花,月光浮出水面,幻化成金波銀波。
(六)崙仔頂長汀  沖擊海灘邊的黑潮,染黑了白色的沙灘。
(七)港口的夕照  夕陽西沉,黃昏的景色變成黃金般的色澤。
(八)烏樹的薄暮  鷺鷥回巢,在樹枝上互訴日落。

本章小結

日本統治者為本地帶來了許多現代化的建設,如銀行、郵局、電力、自來水、電話、鐵路、汽車等,也帶給了人民相當安居樂業的生活,但是這一切都毀於侵略的野心。侵華戰爭爆發之後,日本政府以東港高等事件用間諜罪加害本地許多知識分子;又以軍需強徵軍伕及民役,並為製造砲彈拆卸民宅鐵門窗、銅器以充武器之用,以致生產停頓,物資缺乏,民不聊生, 績八年之久。

1945年(民國34年、昭和20年)美軍轟炸臺灣,本地也在該年的5月遭到盟軍軍機的猛烈轟炸,東港街上最繁榮的鬧區轉眼成為廢墟。日本政府原本有機會將東港建設成一個現代化的城鎮,將大鵬灣區發展為一個悠閒的度假遊樂園,但是野心軍閥及政客的軍事侵略行動,將這一切的建設和努力都化為了泡影。

出自《大鵬灣風景特定區之人文資料調查研究》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