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鵬灣區歷史建構-公共事務與產業發展

老東港.jpg

【公共事務與產業發展】

日本政府的統治政策及其地方上所推動的各項公共建設,都會對本地的人文發展產生非常大的影響。本節即試圖描繪出高層政治經濟上的環節對地區發展上的影響。

一、生產事業(農漁業)

日本自佔據台灣之後,即積極獎勵糧食生產,舉凡修水利,改良稻種,開墾荒地等工作都致力經營,由市糧食產量逐年迅速增加。以大鵬灣地區來看,相關的公共建設於農漁生產事業上的狀況,可說明如下。

在各項公共建設中,最主要是當屬治水工程,其中又以下淡水溪(高屏溪)的整治工程最為重要。下淡水溪原本是條亂流河川,河岸不安定,經常帶給兩岸居民生命財產上的重大損失。因此日本政府從昭和二年(1927)開始,連續十二年,總共花費一千一百七十七萬餘日元,到昭和十年(1938)才完成下淡水溪全部的治水工程。該項工程完成之後,使得東港郡內多出約四千甲的優良耕地,民眾的生命財產以及在交通上都受到很好的保護。

此外,還有許多水利堤防等工程,譬如在大正9年(1920)到大正11年的三年間,在東港、林邊一帶水利土木工程,工事費超過一萬日圓的就有七項。另一重要公共事務就是東港水利組合的出現,它是於大正13年(1924)3月21日成立的。此一組合有效的整合了東港、林邊地區的水利資源,它的灌溉面積,在大正13年時則有1,750甲。再者,日本政府還鼓勵有錢人士填平車路墘七塊厝至東港間之深淵大水窟做耕地獎第增產等。在林邊方面,當地由於林邊溪經常氾濫,有時一年發生兩三次,1923年(大正12年)時任林邊庄長黃添福先生發動築堤,不過卻招致民工咒罵,但時至今日黃庄長的公雞還讓林邊鄉民感念不已。以上諸種措施的最直接影響,就是促使本地的農業生產高度成長。為了對二次大戰前的平面情況有一梗概的瞭解,此處以昭和9年(1934)的各項農漁生產數字為例以作說明(如表1.3.6)。

在大鵬灣地區的傳統主要農業按其重要性分別是稻米、甘蔗、甘藷、大豆等,目前本地區所常見的一些經濟作物,如檳榔、蓮霧等,在日本時期根本不見蹤影。在畜牧生產方面是牛與豬為大宗,水產漁撈也是重要的經濟項目。

若從庄與庄之間的比較性來看,水產魚獲物在東港與琉球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經濟來源,林邊庄的漁撈業則甚少;另外,養殖業在東港與林邊有不錯的發展,在琉球則養殖業尚未開始。整體來說,林邊庄除了水產業之外,各項農業生產的數字都是最高的。

不過此時期的東港、林邊之所以會有養殖業,主因是大鵬灣潟湖提供了七百餘甲的鹹水養殖池,生產許多螃蟹、車蝦、虱目魚、牡蠣等,由表1.3.7可看出其生產情形,從1928到1932的四年之間,養殖收獲成長的相當驚人,1932年的總收穫量已超過一百萬斤,可以想見對當地漁民而言,是筆不小的收入。

 二、工商經濟

在日本治臺初期,為斷絕臺灣與大陸的關係,限定清朝與臺灣往來的管道只能由條例港進出,但因人民生活所需日用品與對岸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各地商民又請求開港,日本政府遂在明治30年(1897年)制訂「特別輸出入港」。於是這八個港口得暫時藉特別輸出入港制與大陸維持貿易往來,並繼續保有繁榮景況。

當時在港內若在滿潮之時,水深可有七、八尺,一些中國的大型戎客船可以自由進出,因為港內相當開闊,可以容納百餘艘的船隻留在港內,是有數的良港之一,因此而使得大鵬灣區的工商經濟得以維持。

但是好景不常,一方面由於東港溪上游流下來的泥沙逐漸在港內沉積,使得船舶進出日漸感覺困難。另方面是日本政府於明治41年(1908)開始在高雄築港,高雄港以其優越的地理條件,配合現代化的運輸設備,使得通往海外的各項商務就逐漸集中往高雄,而漸次取代了東港的商港機能。再加上,大正九年(1920)縱貫鐵路溪洲線完工,本地區的大宗商品可經由南州火車站進出,直接通往高雄港。因此,東港往昔繁華的景象雖然依然留存,但也僅止於成為一個漁港,難有更大的發展。

  再者,日本時期的大鵬灣地區只剩下三個港口,除了東港之外,琉球港是在昭和2年(1927)由高雄州水產會在琉球島東岸的白砂尾所興建的開鑿,但其機能也僅限於對琉球。第三座是新打港,位於林邊溪河口,在清代時期曾是一座貿易港,有農產品貿易的進出,小型的戎客船出入相當頻繁,但在此時也只能見到漁舟竹筏擊獎所留下的痕跡了。如此一來,東港沒落,琉球港與塭子港也無法取代東港的機能,使得大鵬灣的工商機能無法有效成長。

  關於實際的工商經濟情況,可從表1.3.8數字資料來說明:

以1932年(昭和7年)的統計數據為例來看,工商業在本地區所佔的比例都不高,以商業來說,主要集中在東港,大鵬灣區的商業戶數有596戶,其中七成的426戶是在東港;主要的商業是以日用雜貨、洋雜貨類為主的地方商家。若以工業來看,1934年(昭和9年)工業統計中的小工廠總共有128家,其中有將近三分之二的86家工廠是設在東港(如表1.3.9);琉球庄的工廠最少,只有一家果子類的小工廠。顯示出大鵬灣的工商業發展極不平均,幾乎都是以東港為主要的工商區,林邊則以農業為主,至於琉球則還停留在半農半漁的社會型態,缺乏專業化的生產與分工。

比較特別的大型工業則有三種,分別是東港製冰株式會社與臺灣製糖株式會社東港至糖廠兩家工場,以及位於琉球的造船廠。製冰廠就位於後寮溪口邊,方便漁船進出使用冰塊;製糖廠則位於溪洲(今南州)。琉球的造船廠,在昭和7年(1932)時,只有一家,造出一艘10噸的發動機船;到了昭和12年(1937)則有兩家工場,造出4艘共66頓發動機船。

三、街市發展

從清朝以來,大鵬灣地區的工商經濟,主要都集中在東港,日據時期自不例外;因此而造成古老的街市景觀在今日的東港還依約可看出當年繁華的景象。以下試就此時期的街市發展作一說明:

東港在日據初的特別輸入港時期,其街市仍持續繁華,若以1912(明治45)年的情擴來說,當時在東港街上分布的店家約計319家,整個商業活動是集中在聚落的西側,其中商店最密集的市街沿著河道平行的「頂中街」分布,這裡不僅占有港口貿易的地利條件,同時對陸運交通來說,不論是向北、向東或向南,通往周圍的鄉村道路,此一階段都是最佳的地點,創立於昭和3年1月的東港信用組合就是座落於此(今延平路)。

今日的延平路一帶,就是日本時期最繁華的地區,是商人、醫師惡些有錢人居住的所在。此街段的商家以大買賣的船頭行居多,且不乏一家商號同時兼營多種事業的可能,這裡是商業的黃金地段,想在這發裡發財商人不少,故而人口的變動也較大。「下中街」而有占地廣大的朝龍工、官署及日人宿舍分布在此,是東港的行政區,東港郡役所即設在此處。此區商店的密集程度稍有遜色,不過在朝陽街的盡頭是當地的零售市場,人潮往來十分熱絡,屬於市街的中心區。至於漁民則多在「下頭角」一帶定居,即豐漁橋、芳都橋附近,生活較貧困。

在林邊方面,原本清朝道光十年(1830)間,新打港與大陸展開貿易,致農業發達,可惜後來因山洪氾濫,港內淤沙沉積,船隻無法航行,而使商業衰微,但農業依然發達。而且林邊舊橋(現已拆除由新橋通行)大約漁1928(昭和3年)開始建造,對林邊的發展有相當的助益,使得林邊的人口持續增長。
至於在林邊庄溪州地區的狀況則較清朝時期有所改變,首先是因為1920年縱貫鐵路在溪洲設站,接著在1930年又在溪州設糖場,因而迅速促使溪洲地區交通與經濟的蓬勃發展,使得該地區原本是以七塊厝為最早開發的核心地區,逐漸移到溪洲,當地居民日眾,日本政府遂在當地設警察派出所,並設立公學校、小學校各一所。

東港「特別輸出入港」的身分在大正6年(1917)就被裁撤,只開放了近二十年(1897-1917),在此之後就喪失其原有與大陸對岸往來的貿易功能,東港街市的繁榮是直接受到衝擊,市況明顯消退許多,特別是對於分布在頂中街的船頭行,由於其多經營與大陸對岸的貿易,港口活動一旦受到限制,無疑是遏殺了船頭行的生存,雖然東港與本島各地的貿易仍然持續進行著,但往來於港口的船隻僅限於臺灣沿岸各地,特別是與安平、高雄、澎湖、琉球的往來最為頻繁,貿易圈顯著縮小,且以附近口岸為主,這樣的情景已無法再支持街市中的服務業人口。昔日東港曾為屏東平原門戶的機能不復存在,從事進出口買賣的商人們無法獲得理想的利潤,於是有的返籍回大陸或臺南安平,使得在bch1933(昭和8年)時,分布於東港街市中的店家減少至246家,比起1912年的319家商店,減少了23%,這正是東港街市的發展呈現一種衰退停滯狀態的寫照。

1937年(昭和12年),日本發動蘆溝橋事變,侵華戰爭全面爆發,臺灣成為日本的重要根據地。基於戰爭需要,日本政府提出治臺的三大基本方針:工業化、皇民化及南進基地化。

其實處新機率的日本政府早已這麼作了,昭和10年(1935)就設立了東港神社(在今日的東港海濱國小),又禁止東港三年一度的迎王活動,進行精神教化的工作,推行皇民化教育。1938年(昭和13年)日本海軍在大鵬灣潭邊設置水上航空飛機機場,成為日本軍方的南進基地,這些措施都反映出日本的治臺三大方針。

1940年(昭和15年)由於南州至東港的鐵道鋪設完成,使東港能藉由東港支線街上屏東縣以連結西部縱貫線,但是東港支線的目的是以軍需為主,故而將火車站興築在東港東區的牛寮,以便連絡軍隊與設備,對街市的繁榮並沒有幫助,因此東港火車站並未形成新的商圈。以當時東港街市空間而言,仍以今中正路、延平路為主線,一些公家機關(郵局、郡役所、街役場、日人學校)多位於附近;而一些製冰、造船、水產試驗場等與漁業活動相關的設施則置於東港溪口。

二次大戰爆發後,東港加入軍事功能,日方漁1941(昭和16)年公布了東港的都市計畫(如圖1.3.1),此計畫為以一劃「十」字型公園帶來劃分新舊社區,這十字型公園帶一為東港橋所在之東港溪支流;一為今光復路,以西是舊市區,主要是本島人居住的社區。以東則多為日人社區如軍隊宿舍,未來官設機關、學校預定地等也打算遷移至此較開闊的空間,可惜因大戰的因素,都市計畫未及完全實施。

出自《大鵬灣風景特定區之人文資料調查研究》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