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和村苦伕寮,苦伕不苦了,早期鐵道工務人員的歇腳房

.jpg

位於現在仁和村的苦伕寮,原本是日治時期建築鐵道的產物,它的功能就是供修理鐵道的員工及放置工具的鐵道班房,所以就被稱之為「苦伕寮」。昭和15年(民國29年)時,當時鐵路只通車到南州的火車,後經工人努力施工後,鐵路經過林邊可抵達枋寮車站,因此除了公路,林邊也增加了鐵路運輸。民國32年時,日本政府因應二戰,為了防制美軍從枋寮登陸及戰爭防禦考量,將林邊以南的鐵路和橋樑(含林邊溪鐵橋)全部拆除,此時林邊成為鐵路與公路轉接站,林邊也在此時興盛起來。

民國29年,建立林邊驛站同時,在北邊也建造了兩落日式木造房子,一為驛站宿舍,一就是苦伕寮。日治時代,車站客運服務人員稱為「驛夫」,鐵道工務人員稱為「苦伕」,而這「苦伕」兩字是由日語發音翻成閩南語而來,日語原音為功夫(技藝)的意思,提供苦伕們上班派工、存放工具、休息的房屋,民眾皆以「苦伕寮」來稱之,鐵路局則稱為「道班工房」。不過在民國34年時,一架美軍B-29轟炸機,在林邊火車站附近投下五顆炸彈,其中一顆直接命中苦伕寮,後來苦伕寮經過重修,還一直沿用到南迴鐵路通車,因為道班遷移至新建水泥辦公室,原本的苦伕寮逐漸因欠缺維護而腐朽

 「林邊 苦伕寮」的圖片搜尋結果

後來的苦伕寮曾一度淪為垃圾場,成為病媒蚊孳生溫床,於是仁和村義工隊與林邊文史工作室以提升環境衛生為訴求,打算將此地營造為綠地,開始種植高大的樟樹和榕樹,並且由村辦公處向鐵路局申請環境認養,終於開始了仁和村的「林邊苦伕寮」社區總提營造工作。不過因無立刻行動,鐵路局在民國90年居決定將所有日治時代所建的道班房苦伕寮全數被拆除,此時仁和村戴新興村長、林仔邊自然文史工作室陳錦超理事長向曹啟鴻立委陳情,向高雄工務段請命才被留下來。由高雄樹德技術學院古蹟維護系盧建銘教授挺身答應在技術上幫忙維修此一建築物,而其修護工作需透過社區居民來執行。

重建的過程有合作也有衝突,但還算是順利進行,民國92年時把整個房子大小柱樑拆除完畢,接著也量完每根柱樑的長、寬、高等尺寸,發現能再使用的只佔三成,其餘部份都要按原來的尺寸去買木材來裁剪換新的,然後再依照它的號碼組合回去,保持原來的風貌。終於完成苦伕寮的重建工作,也在苦伕寮的泥土下埋下了時光膠囊。如今仁和社區發展協會依然持續的翻修苦伕寮,苦伕寮也展現了新的面貌和功能,成為社區人們休閒的好去處。

參考資料:《林仔邊月刊》66、67期,鄭新地;《林仔邊月刊》75期,鄭信盛。

scroll to top